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心动,我和姑娘的美丽邂逅-追女生案例



 

我曾问,在把妹中,最难的是什么,他想了想,说,是把一个你真正喜欢的女生。

 

我很困惑。浪迹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叹了口气,说了一番让我迄今为止记忆犹新的话:很多的所谓把妹达人,都是把自己能把的妹,然后喜欢上她们。他们的态度不允许自己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女人,他们随时的隐藏自己最真实的情感,慢慢的付出,慢慢的收回。他们只能享受“安全”的爱情,却无法体会深刻的感觉,这些人不能称为真正的把妹达人。只有突破自己的这个框架,先喜欢上一个女生,再追到她,才能跨过这个瓶颈

 

“那你的意思是没有真正的狙击吸引?”我问浪迹,“有,当你足够强大时。”他回答。

心动,我和姑娘的美丽邂逅-追女生案例

这番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回顾我所把的妹子,大多数都是我的“妥协”,我从来没设置一种类型,是我必须得把的,大多数是没有目标的随遇而安,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在把了很多妹后,我发现,数量已经不能带给我丝毫的快乐,我要找到那个真正我喜欢的人。

 

为了这个,我给我设了目标,在没找到那个我喜欢的人之前,我不TD。

 

这是个很残酷的过程,但是我已有预感,通过这样的方式,我可以突破困扰我很久的瓶颈。

 

我是个纯男人,跟浪迹久了,变得越来越直接,慢慢学会正视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没有什么好掩饰的,这一次,我要把一个大胸的正妹。因为在内心最深处,我喜欢大胸的美女。

 

我们开始为了这个目标行动。(我们一致认为:行动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有多少挫男困在这一关!!!)我开始街搭,目标只有一个,搭长的好看,同时胸部大的女生。

 

搭讪了几天,都没有想要的女生,但是我相信,我会等到她。

 

我确实等到她了。

 

那天学员TONY带她进KTV包厢的时候,我瞄了她一眼,看着她傲人的上围,确定以及肯定,就是她了。

 

预计要把一个女生,然后把到她,和把一些妹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我在TONY耳边悄悄的说,这妹子不正是我要的菜么。

 

不过我知道这个是我兄弟带来的目标,我努力控制着我的需求感。

 

当一个你喜欢的女生坐在你旁边,紧紧靠在你兄弟旁边的时候,我之前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现在知道了:复杂。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是看缘分的。Tony带来的另外一个目标吃醋看着他的时候,当Tony尝试对(我们暂时称那个女生F)F升高关系受阻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丝曙光。

 

思考了半天开场未果后,我选择诚实面对自己,我找了个合适的时候,坐到F旁边,头微微的偏向她,她看着我,很懂事的朝我这边靠了靠。我继续升高服从,我拍了拍我和她之间的空位,她又乖乖的挪了挪屁股。我略带羞涩的扔出了我的开场“我很想知道。。。”停顿,她好奇的看着我,我继续不好意思的问到“你胸是真的么,我觉得它很漂亮,我前女友花了2W都没弄出这个效果”(感谢答案)。她的回应比我想象中好:”你觉得我的胸才值2W么?”

 

这个回应的感觉是我期待的。我瞥头笑了笑,仿佛从来没有问过她这个让人难堪的问题,说我们玩儿筛子。

 

玩儿了几把筛子,我的社交直觉告诉我,需要停一停。我看了她一眼,说待会儿玩,拿起酒杯,就去跟兄弟喝酒了,没有任何说辞。

 

我在观察一个新的机会。

 

她身边的兄弟换了一个又一个,她始终一副波澜不惊的态度。但是她一直坐在那,没有一丝想走的意思。我发现了窗口。

 

这个时候我的目标妮儿姗姗来迟。妮儿是我在陌陌上约的女孩儿,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她长的很像我的初恋:大眼睛,弹钢琴。一身红色的连衣裙,承托的美艳不可方物,但是为了我的目标,我今天准备牺牲她。因为我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我先通过一系列诸如情歌对唱,调戏逗弄等方法让妮儿对我产生了好感。再加上她性格真的和我很合得来,也很配合,所以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不到半小时,她就开始跟我拉拉扯扯,打打闹闹了。

 

我看着她倒映着我内心的笑,知道如果我愿意,她随时都可以成为我的女人,我悄悄的试探了下她,夹杂着她的粉拳,她告诉我她是B CUP。我悄悄凑在她耳边说,你看看旁边那位。她转眼就看到了F,倒吸了一口气。然后凑过去不知道和F有说有笑了几句,又靠回来,跟我说,“她说她是F CUP(这个也是F名字的得来)”

 

“A、B、C、D。。。。E。。。。。。F!”我在心里默念着。F。。。让我下身一阵火热。

 

我巧妙的找了个机会,做到了妮儿和F之间,预选的作用,让F对我的感觉快速升高。不一会,我手已经搭在了F露出来的大腿上。她装作没反应。

 

在妮儿上洗手间的时候,我切了一首《安静》上来,凑到F旁边说,我唱这首歌的时候,习惯牵着别人的手。不等她反应,我已经拉着她的手,十指交扣,不理会她轻微的挣扎。

 

唱了一半,妮儿回来,我犹豫了下,没有放开F的手,妮儿一阵风跑去点歌,好像没看见。

 

这个时候,我在心底已经做出了选择,是摊牌的时候了。所以我让兄弟帮我僚机了妮儿,我开始和F玩起筛子,我从她一杯一杯大口喝酒,再一次发现了窗口。

 

到了12点,妮儿说她明天要上班,得撤,按照我们悄悄制定的计划,3个兄弟同时说也要走,然后说打车送妮儿,把我和F两个人单独的留在了KTV。妮儿出门的一瞬间,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仿佛听见心碎的声音。我只能装作没看见。

 

F说她想去慢摇吧继续喝,我说好啊。我把她带到了我们的主场,少陵路MUSE。客户经理很配合的留了一个卡座给我们,同时送了一瓶香槟,一个大果盘。我一瓶酒都没买。

 

MUSE我熟知的小蜜蜂,一个接一个的来敬酒,客户经理一直陪着我说话,客户总监也抽空过来打了个招呼。这种社交认证已经不需要我在跟F说任何话。

 

在应付来来往往这些人的空隙,我跟F玩儿了个四选一,收了她的电话号码,同时问到了她的真名。在她惊讶的眼神中,我带她转场去了WC,在回来的过程中,亲了她的脸,她没反抗的时候。我悄悄在她耳边说:“晚上跟我回家。”
完事后,我从后面紧紧的抱着她,捏着她我一只手只能握住一半的胸。这一瞬间,我发现了人生的意义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