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追女生约会实战案例:温泉度假村里的美丽邂逅



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没错。

 
        But——机会总是眷顾那些慧眼发现它们的人。我觉得同等重要。
 
        作为一个生活中广义的强者,我们要做那99%努力后1%的灵感,要做那千里马背后的伯乐。

 

        如果你现在做不到。那么此刻起,至少你应该注意培养这方面的意识。
 
        不要像16岁夏天的那个我,跟自己心仪的女孩回家。女孩换上薄纱般的睡衣,在冰箱面前弯腰撅着屁股对着我,我隐约看到她弯腰时摇晃的乳房,甚至能看到她蕾丝内裤下浅浅的黑色,我感受到热血涨红了我的脸。她淡淡的问我:“我们喝点啤酒吧?”我却回答:“还是喝可乐吧。”
追女生约会实战案例:温泉度假村里的美丽邂逅
 
        跟凌相遇是在即墨温泉镇度假村。
 
        我跟一个长期关系的女孩奕在室外最大的一个温泉池子里游泳。老远听到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过来。扫了一眼有两个年轻女孩子和三个大妈。我游回靠近上岸的位置休息,做男人都会做的事,偷偷观察了一下新来两个女孩子。没错,者就是凌和她闺蜜Andrea。她们的心情显然很好,互相嬉闹着让对方先下水。趁不注意的时候Andrea猛一用力将凌推下水,溅起了高高的水花淋向了正在偷看的我。
 
        凌:“不好意思,都怪她!”(笑)
        我:“没关系”(我在掩饰我偷看的尴尬)
 
        我一面向远处游去,心里一面想着‘其他都好,就是胸小了点’
 
        我回到了奕身边,上岸换到了别的池子。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女孩要去泡玫瑰花瓣的玫瑰汤泉,而我就顺势去了红酒温泉池子。过了一会三个大妈带着凌和Andrea过来了。

 

        就这样我们六个人泡在了一个五平方大小的池子里。
 
        Andrea:Last time I was out with Dave we were stole drinking, almost caught by the dorm superviser
        凌:You will be swamped at homestay next semester, you will enjoy less crazy things and more time to behave
        Andrea:Or we can both live at homestay, to cover each others’ back
 
        直译是:
 
        Andrea:“上次大卫约我出去,我们偷着喝酒,回去以后差点被宿管发现”
        凌:“下学期住寄宿家庭就没你出去疯的份儿了,老实点吧你”
        Andrea:“要不我们俩住一起,有什么事也好打掩护”
 
        她们俩用英语聊着,八卦,烟酒,男人。可身边的三个长辈大妈因为不懂英语毫不知情。还沉浸在互相交流她们家长里短的琐事中。
 
        我仰面听着她们说话,其中某一刻凌看向我,我们四目交汇的一瞬间。我给了她一个坏笑的表情。然后下意识的让自己的目光飘向远方。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不在交往初期不暴露任何需求感。
 
        后来凌告诉我,那个时候被我识破有点尴尬,她们经常会在家里用英文交流一些不方便让长辈听到的东西。有一次她们竟然还在饭桌上讨论一个白人男孩如何插入Andrea这样重口味的话题,她讲到这个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妞谨慎操作应该不会跑掉了。
 
        这样过了大约十五分钟以后,大妈甲嚷嚷着要回去,但是泡温泉没有人带手机,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时间。
 
        大妈乙说远处墙上有挂钟,你们谁能看清?我看不清。
 
        Andrea:“三点半吧”
        凌:“不对,已经四点一刻多了。”
 
        所有人都拿不定主意,又不愿离开温热的池子跑过去看。但是我是戴了隐形眼镜的。(废话,有泳衣妹子我怎么可能不戴)
 
        所以——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时间。
 
        我:“没错,是四点二十。”
        凌:“对吧,我说对了!”
 
        然后凌兴高采烈的笑着,然后将自己的手掌面向我举过头顶,
 
        凌:“来。”
 
        我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抬起右手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就这样——我们击掌了。
 
        再那以后,那次击掌后强大的情绪张力围绕着我,我将头深深的埋进水里。
 
        深藏在我体内的那些不安分的能力被激活了,它们跃跃欲试着。
 
        我知道我该做点什么,我知道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大妈甲:“走吧,该回去了。”
        大妈乙:“嗯。时间不早了,在晚走天黑了。”
        Andrea:“走吧。”
 
        凌一行五人起身,在大妈的带领下往女宾区走。我目送着凌的背影,她没有回头,但是我注意到她慢吞吞的走在最后,还弯下腰整理拖鞋。
 
        此刻,与我长期关系的女孩奕就在离我不到二十米的地方,虽然凌身边有她的闺蜜和三个长辈大妈,还有我今天压根就没有只穿一条泳裤搭讪的准备,但我知道这都是他妈的借口。
 
        在我少不知事的岁月中,曾经有一段时间总是“散弹枪”的“广泛撒网,重点培养”。去向身边自己感兴趣的女生表达“给双方一个机会”的讯息。有付出,总有回报。这期间也搞定了一些姑娘,可在精心设计的华丽外表下,却越来越缺少那份心动的感觉。
 
        后来我便更喜欢在一开始便对我主动投资的姑娘。有时候我甚至没有跟她们说一句话、没有传递过一个眼神。她们却用在我看来是那么青涩无邪矜持的方法来表达对我好感。每当遇到这种姑娘,我的心底都会涌起一股暖流。没错,凌就是这种姑娘。
 
        所以,我可以放弃一个我创造的窗口,因为这个窗口来源于我。我可以创造它,也可以复制无数个它。但我不会想拒绝一个来自女孩本身的窗口,不是因为它不可复制,而是因为我觉得这是对女性深深的不尊重。(除非她长得太抱歉)
 
        于是我决定创造机会,看看幸运女神会不会眷顾我。
 
        我先回到奕身边。
 
        我:“花瓣浴有没有使你心情更好一些?”(纯粹哄她开心)
        奕:“还好吧,可能也就是心理作用。”
        我:“那边还有牛奶浴哦,你可以去泡一下,我去室内看看有没有其他项目,顺便回去更衣室给你拿点零食。”
        奕:“我要薯片和水溶C”
        我:“好。没问题。泡白白的等我。”
 
        我回到男宾区,冲洗了一下身体,计算着凌一行洗漱的时间,随后回到更衣室准备好给奕的零食。距离我最后一眼看到凌三十分钟后,我穿好衣服拿着手机来到更衣室外的休息区。十分钟过去了,我有点急躁,心想她们是不是已经走了。我正想着,凌和Andrea从女宾区走出来了。进了梳妆间,随后我跟了进去。
 
        这个梳妆间三面墙是镜子,空间只有普通家庭卫生间那么大,三个人已经很挤了。我正愁怎么在这么小的空间里把障碍隔离开。却意外迎上了Andrea的眼神,我用期待加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Andrea一眼。Andrea识趣的出去了!!我马上拿起两个吹风机中的一个吹头发,而另一个,在凌手上。我边吹头发,边微笑着直勾勾的看着凌。空间很小,三面是镜子,她无法回避我的目光,我在等她开口。
 
        凌:“咦~,你是刚才池子里的男生?”
        我:“嗯。看来你记性不太好。”
        凌:“没有,穿上衣服感觉不太一样。。。”
        我:“是么?”(我收回眼神转过头不看她)
        凌:“变帅了。”
        我:“你是本地女孩么?经常来这里泡温泉?”(筛选式发问)
        凌:“我家住XXX。以前经常会来,最近好久没来了。”
        我:“留个联系方式吧。给我你微信。”
        凌:“好。”
 
        Ending后走出梳妆间,Andrea在门口略带气愤的看了我一眼。索性这都不重要了。
 
        相遇,需要缘分,更需要努力。
 
        感谢跟凌同来的三位长辈不需要吹头发
 
        感谢Andrea的识趣的走开
 
        更加感谢自己的坚持,去创造机会,去出现在那个最容易认识她的位置上。
 
        第二天晚上微信。

  
        中间大部分是语音
 
        当晚敲定了第二天的约会
  

        约会我迟到了一点点,不是有意的。是路真的很堵。
 
        我进了咖啡店,凌正卷缩在角落的沙发上。
 
        戴了一顶糖果色贝雷帽,看上去比之前成熟一些。我轻抚了一下她的帽子。
 
        跟她说:你今天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凌:来了?哪里不一样?
        我:衣服了多穿了一些。
 
        我一面讲,一面让身体自由落体一般跌进沙发里。
 
        她听到后用手推开我,用眼睛白眼我,可是我仍然察觉到,她嘴角那一丝浅浅的笑意。
 
        我喜欢这嘴角迷人的弧度,就如同喜欢初夏的海风。那么浅、那么柔、却那么醉心。
 
        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们从初识聊到兴趣,从兴趣聊到背景,从背景聊到她国外上学的经历。中间很有意思一段我们还聊到对搭讪的看法。她说在美国对搭讪这种社交已经习以为常。回国之前她还参加一个朋友的轰趴,地点在朋友的别墅,party开到一半两个老黑提着红酒来敲门。说是临街隔壁的邻居,看到这里有聚会问询是否可以一起加入。主人想都没想爽快的答应了。由此可见我们的社交环境是多么的糟糕,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多么的匮乏。但是正因为这样,正确的社交方法可以让你在这种环境中甩开普通人一大截。这也是我们在此努力的原因。
 
        气氛渐渐热络起来,趁着气氛好我决定转场。
 
        冬日的海风拂过我们。我们渐渐安静下来,欣赏这海边点点的霓虹。
 
        凌呼的呵了口气,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我转过身,“冷?”
        凌:看了我一眼,踮着脚没有回答。
        我:“来。”
 
        我拿开了她的双手,将我的手盖在她耳朵上,她反过来抓我的手。
 
        我笑着说:“干嘛抓人家手,老实点”(坏笑)
 
        她盯着我的眼睛看,额头皱着眉,嘴角却堆着笑。
 
        不等她反驳,迅速腾出一只手示意她把手插进我的外套口袋里。
 
        她照做了。我们在初冬的海风里抱的像个连体婴儿。
 
        我轻咬她的嘴唇。这样的感觉很好。
 
        这里说下我对初次约会肢体接触的理解:
 
        现在对自己喜欢的姑娘(中长期发展),第一次的约会肢体接触,越来越喜欢四个字:浅尝辄止。
 
        这么做的原因有如下三点:
 
        一、你必须进行肢体接触!因为你要区别“普通朋友”,避免进入友谊区。
 
        二、避免升高过快。
 
        第一种是区别“猴急的约炮男”,如果你是个新手,很容易给姑娘这种感觉。那基本上距离女孩拉黑你不远了。
 
        第二种是区别“有趣的坏男孩”,这种情况大多是现场跟姑娘有一定互动基础,女孩对你有一定好感。你看到女孩子的窗口(IOI)就急于升级关系。回去后女孩经常说的话是“我觉得我们太快了”、“你没有给我我想要的安全感”
 
        三、浅尝辄止是一种测试、更是一种调情。
 
        先说测试,浅尝辄止这种有意识的肢体接触可以通过女孩的反应快速得出女孩对你到底感不感兴趣,感兴趣的程度如何,即使女孩对你兴趣不大也不会太尴尬。
 
        最后,也是浅尝辄止最大的优势。在你前期吸引够足的情况下,浅尝辄止的主动释放会使女孩反过来主动追求你。它彰显了一个高情商男人的态度,以及游刃有余的情感控制能力。
 
        当天晚上微信。

        我知道。她没我眼中的那么好。

        就如同在街上搭讪,第一眼的背影总能让你心房微颤,走进第二眼变成有待观察,正面第三眼却经常是——哎呦喂,算了吧。。。。

        人都是这样,靠的越近就越失望。

        所以有感觉的姑娘,我喜欢慢慢来。

        华北的雾霾越来越严重,在距离那个拥抱两天六小时八分十四秒后,我们相约在车站见面,只是这次我们都戴了口罩。

        我:“有没有人说你戴这个黑色的口罩特别像CS里面的土匪?”
        凌:“先生你真会聊天儿!那有没有人说你戴这个蓝色的口罩特别像医院防治传染病的医生?”(嗔笑+粉拳)
        我:“对呀。过来让我解剖一下,你裹的像粽子一样的外表下到底藏着什么”

        凌白过眼去,轻哼了一声。我放开了握着她手腕的手。她向前走了几步,回过头问我

        “怎么啦?傻站着”
        “方向反了,电影院在这边。”

        <新警察故事2013>这腹黑的复仇和耿直的正义真的对带动电影院里带动暧昧气氛没什么帮助。

        (还是推荐大家在头一次看电影的时候尽量选 鬼片 > 爱情片 > 商业喜剧 > 其他类型 )

        我只能开启一些对气氛有利的话题。

        “以前刘烨演的片子总是人傻点背的感觉,这次真是又帅又腹黑”
        “你看他那条腰带,好想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酷毙了,这种类型的大叔你会喜欢么”
        “景甜这造型这么杀马特非主流,她妈妈知道吗?”
        “卧槽,这故事到最后原来是个哥哥爱上妹妹的狗血剧”

        我们气氛还不错,我开始为升级关系做测试和铺垫。

        “中间饮料放到那边去。”凌照做。(一个服从)

        随即我把两个椅子之间的扶手抬起来,拉了一下她,她往我这边靠了靠。(两个服从)

        “过来喂我吃爆米花。”

        凌拿了一颗爆米花砸到了我脸上。(调情的不服从)

        然后,我们在电影院倒数第二排开始了爆米花大战。

        我搂过她,开始拿起了一颗爆米花往她内衣里塞。凌双手死死的抵住我的左手。

        没关系,我要的不是真正塞进去,我要的是这种调情的感觉。

        我盯着她的双眼,她抬起头看我。

        我们热吻了。

        很好的回应,不过我还是要做那个主动释放的人。

        我用左手的爆米花,在她胸部滚了一个C字,然后扔进嘴里。

        “不要用你的小迷你挑逗我了”

        粉拳过来

        “不要那么着急嘛”(坏笑)

        后来的时光里,我们牵手,逛街,看电影,像对情侣一样在属于我们彼此的时光里尽情编排我们的青春。我们筹光交错,推杯换盏,在午夜空无一人的街道中间唱《爱情买卖》

        出卖我的爱 逼着我离开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出卖我的爱 你背了良心债
        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

        当初把我腿分开 分开就分开
        现在又要我堕胎 然后再做爱
        高潮不是你想来 想来就能来

        跨年的晚上,凌给我发来一张图

        凌晨两点半,卡座头顶的音响还在卖力的嘶吼着,舞池里的人们肆意摇摆他们的身躯,放佛要将这一年的矜持甩出体外。

        恍惚之间,我觉得这眼前的纸醉金迷那么近,又那么远。
        是的,这里从来不属于一个人,正如那句话,没有人能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正年轻着。
 
        所以,我还没忘记,我是来“打响新年第一炮”的。
        于是我把我“规矩”了一晚上的右手从姑娘的腰部滑到大腿内侧(准确的说是内裤里面)
        姑娘下意识的抵挡了一下:“暴露你小性格了是不?”
        我不去看她,笑着回应:“我只是觉得,你一定对自己的髋部曲线更满意。”

 

        然后右手继续,左手给微信上的朋友送去新年祝福。

 

        姑娘把手伸进来握住我的手,但是她却没有把我手抽开的意思。

 

        我知道,我该转走她了。
 
        随即在凌的对话框敲下:
 
        最美的年华遇到最美的你
 
        就算孤岛已没有四季
 
        也没人提及你的美丽
 
        我还是要飞去那里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