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降妹十八掌-集十八种技巧于一体:绝对经典追女生约会案例.亲身经历



我这里举一个完整的例子,例子里的情节都是真实的,但整个故事是拼凑的,是我和多个女孩搭讪时候发生的。讲到一个故事里是为了尽量把所有元素都包含进去。

有天晚上我在广场溜达,天热时候很多人在这里乘凉。

在雕像底下,我看到两个女生,形像和气质都不错,她们就是我的目标。

降妹十八掌-集十八种技巧于一体:绝对经典追女生约会案例.亲身经历

我伸出自己的右手,数着指头,一、二、三,然后走上前去。(3s rule)我走到跟前,好像要从她们身边走过了。站在那里左右看了看,像在观察什么东西。然后扭头看了两个人一眼。其中一个女生看了我一眼,但没有太注意。我用我自信的眼神烫了她一下,她害羞地转过头和朋友说话。我站在她们面前,身体转过来一点,但保持了与两个人的角度,没有正面站在她们面前。

两个女孩,一个女孩个子高一点,一个矮一点。我对个子稍矮的女孩说,“晚上好。我过来找一个朋友。他几分钟后才会过来。你们在聊啥呢?”这样的开场制造一个场景,并且告诉她们,我随时都会走开的,她们不用害怕我粘住她们(时间限制,time constraint)。

我把矮个女孩当作障碍,先对她搭讪。如果一开始就对目标搭讪,障碍会由于嫉妒而破坏我的搭讪,缺乏自信的人经常采用双输的行动破坏游戏,让谁也没得玩。我暂时忽略目标,同时展示自己的价值,引起目标的嫉妒,使得目标努力吸引我的关注。

被我打招呼的这个女孩有点发楞,惊愕地看着我,因为没遇见过这么帅的帅哥跟她搭讪。旁边坐着一些乘凉的老太太、带孩子的妈妈、还有其他一些人。一个人看了看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可以做到在很多人面前自如搭讪,完全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其实大部分周围的人都不会知道你在干啥,还有大部分人根本不在意你在干啥,只有极少数人注意到你,但这些人根本不会关心你的幸福,你在意他们的看法实在太愚蠢了。(开场结束,opener)

我继续说,“你们两个是同学还是朋友?”
她说,“同学。”
我说,“我做一个测试,就能知道你们是不是很好的朋友?”
我停顿了一下,“你们用同一种洗发水吗?”
两个女孩相互看着对方,最后障碍说“不一样。”目标也说“不一样。”
我说“你们通过测试了,你们俩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认识至少三年了。
”目标说“对,正好三年多了。”(冷读,好朋友测试,best-friend test)目标主动对我说话,这是一个对我有兴趣的信号IOI。( DHV,价值显示)到此时,我还站着,保持着对两个人的身体角度,好像随时都准备走开的样子。

我坐在了目标旁边,她的长发飘出淡淡的香味。我对目标说“你的头发很长很漂亮,但你的眼睛都被挡住了,能看到东西吗?”(NEG,Push/Pull)目标有点慌神,说“还可以,习惯了。”
我说,“你们相信读心术吗?”两个人看着我,“今天我在网上看了一个读心术,可以猜出别人心里的想法,我很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们来试一下吧。”

我对目标说,“你心里想一个数字,1 到4 的数字,但不要说出来。”
目标点了点头。我问“你想好了吗?想好了就不要变了。”
她又点头说“想好了。
”我伸出三个指头,说:“3!”她有点不相信地看着我。

她的朋友问她,“对不对,他猜得对不对?”目标点头说“对了。”
我接着说,“这次猜个难度大的。猜1 到10 数字中的一个。你想好了就把数字写到你朋友背上。这样她就知道我猜得对不对了。
”目标点头说“好啊。”她飞快地在朋友背上划了一个数字。

目标非常配合我的游戏,又一个IOI。
我说:“7!”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说“又对了!”
我对目标说,“你相信心灵感应吗?”
她笑着说,“不知道。”

她对我微笑又是一个IOI,此时已经有三个IOI 了,可以开始身体接触kino 了。

我说“这次我心里想一个数字,你同学来猜。我把数字写到你背上,让我坐到你们中间。”我站起来挤到她们中间坐下。我转向右边的目标,说“我想好了。”然后在她背上写了个数字8。
我对障碍说,“你来猜吧。”她说“9!”
我大笑,目标也一起笑,说她猜错了。(Kino)(冷读,猜数字)这个时候我坐在她们中间,已经部分达到隔离目标的目的。

我问,“你们上学还是工作?不会是高中生吧,我不会和幼稚的高中生说话。”
她们说“我们上大学了。”
我这个问题是在挑她们,她们主动显示某种价值(Qualify & Challenge)。
我说“好的。”

转向目标说,“你看起来很害羞。我帮你测试一下性格。”
我问“你觉得自己聪明吗?”
她说“还可以。”
我又问“你觉得自己想象力丰富吗?”
她说“嗯。”我
说“我让你想象一个场景,你告诉我你想到的什么样子。”
她说“好。”(Yes Ladder)

我说“如果有一片沙漠,沙漠里有一个箱子。这个箱子是什么样的?有多大,是什么材料的?”
她说“是个很大的箱子,像过去新娘出嫁装嫁妆的花箱子。”
我说“很好。如果箱子旁边有一个梯子,这是什么样的梯子,梯子放在哪里,离箱子很远还是很近?”
她说“梯子靠在箱子上。”
我说“如果箱子周围有些花,是很多花,几朵花,还是没有花。”
她说“一朵花。”

这个时候障碍很想插进来谈话,说“沙漠里怎么会有花?”
我说“如果突然来了一场暴风雨,雨会下到箱子上,还是雨在很远的地方。”
她说“雨落到箱子上。”
我说“如果有一匹马,这匹马是什么样的马,是站着还是卧着的。”
她说“一批红色的马,站在旁边。”

我说“好了。你是一个比较自信的人,但并不算自大。你有很好的朋友。你希望将来有一个孩子。最近在你的生活中有一些让你不开心的事,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事,可能是生活上的,也可能是感情上的。你渴望有热烈浪漫的感情生活。”

目标说“嗯~你说得大部分都很对。刚才的问题是不是每个问题对应一个方面?”
我给目标解释了这个心理测试。(冷读,箱子)这时候障碍觉得很没趣,说“我先走了!明天记得去我家。拜拜!”

我和女孩聊了她的专业。她学平面设计的,但并不喜欢自己的专业。
我问她喜欢什么,她说小时候喜欢跳舞。
我说大学时候我也选修过舞蹈,问她会跳交谊舞吗?她说她不怎么会,只偶尔去学校舞厅跳舞。我说我也不怎么会跳交谊舞,学校的舞厅只去过一两次。

然后我给她讲了“寻找玻璃鞋女主人”的故事。大学的时候,不知道谁想出来的孬点子,在学校搞了一个女生节。晚上在礼堂还有一个女生节舞会。我和
宿舍一个同学一起去看,到了礼堂发现里头男生比女生还多。

后来开始跳舞,有一些兔子舞、公鸡舞这种群魔乱舞,也有一些交谊舞音乐。看到别人都在跳舞,我不会跳,很着急。
我看到人群里头有个很可爱的女孩,红色的T 恤,上面还画着小熊的卡通。

我上去对她说,“可以请你跳个舞吗?”
她说“我不会。”
我说“我也不会。所以不会笑话你的。”
她的朋友在旁边推着她说“去吧去吧。”
我们两个就跳了一只舞。跳舞时候知道她是另一个学校的学生,专门跑过来看女生节是什么样子的。
后来我又和她跳了一只舞。到晚会要结束的时候,最后一个环节是对面前的女生说,“祝你节日快乐!”
我说完这句话。她就跑掉了。我没有来得及要她的电话,就再也找不到她。

晚会结束后,一起来的同学问,“你要那个女孩的电话了吗?“
我说“没有。只知道她是××大学的。”
同学说,“那你只能到她们学校去贴海报找她了。”

第二天我真的打印了好多张海报,贴到了××大学,海报上写着,“寻找玻璃鞋女主人……”
出乎我意料的是,竟然有人把这件事报道到网络上了。(Story Telling,讲故事)

那个女孩出神地听完了我的故事,说“大学生活有时候是很浪漫的。又问你找到那个女孩了吗?”
我不回答她的话,说“你上网吗?”
她说“有时候上。”
我说“把你QQ 告诉我。”
她告诉了我QQ。
我说“电话也告诉我。”
她又告诉了我电话。然后又问我,“你刚才说的那个女孩最后找到了吗?”
我说“明天我们去蹦迪吧。到时候我再告诉你刚才那个故事的结局。”(Open Loop)

女孩问“你多大了?”
我说“18 岁。你多大?”
她睁大眼睛看着我,“我21。”
我说“你有点太大了。不太适合我。不过现在也挺流行姐弟恋的。”
她说“小弟弟,姐姐给你买冰棍吃。”(角色扮演,role play)

我突然大笑。她怀疑地说“你看起来不像18。”
我笑着说“你看我多大?”她说“二十二、三岁。”
我笑了“我二十八了。你看起来虽然幼稚一点。不过我喜欢你这样可爱型的女孩。”(Push/Pull)
她说“你结婚了吗?”
我说“没有。你在着急找老公吗?”
她说“我不着急结婚,我打算30 岁以后再结婚。”

两个人沉默了一段时间。我望着其它的地方,我知道这种时候不需要紧张。
如果我紧张了,着急找话题填补沉默,就会显得缺乏安全感,而且使得刚才的沉默变得尴尬。
如果我什么话也不说,两个人反而可以享受这种沉默的暧昧。

有个人领着小孩子走了过去。她问“你喜欢小孩吗?”
我说“我们刚认识,你就问结婚和小孩的问题。”(故意误解,mis-intepretation)
她说“哪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声音都变奶声奶气。
我说“我不着急结婚,我打算30 岁以后再结婚。我不着急要小孩,打算30 岁以后再要小孩。”(重复、模仿)她笑得弯了腰。

“走吧,去吃冰激凌。”我伸手,她把手交给我。我在前边拉着她走(Kino)。
来到一家冷饮店,坐下。服务员送过来了菜单。
我看了菜单,说“一个草莓圣代冰激凌,一个巧克力圣代冰激凌。”

我把菜单递给女孩。她刚伸手要接。我突然又把菜单抽了回来,说“让我再看看。”她的手抽了回去。
我假装看了两眼,又递出来菜单,她还没拿到,我又抽了回来,说“我都给你点过冰激凌了,你再点会吃胖的。”
她的手又抽了回去。我假装无奈说,“算了算了,给你点吧。”把菜单再递给她,她刚碰到,我又抽了回去,说“你真的会吃胖的。”
(Give & Take Away)

她生气地在下边踢我,“不要你管!”我也踢了她几下,说“胖了就不好找婆家了。”(Kino)
我把菜单递给旁边笑的服务员,说“点好了。”服务员女孩刚伸手,我又抽走了,又马上递给她说“不好意思,养成坏习惯了。”
服务员捂着嘴笑着走了(Give & Take Away)。

冰激凌来了。我身体后靠着沙发,放松地坐在那里,看着店里其他的美女。
我嘲笑了她吃冰激凌的样子不斯文。她又踢我(Cocky &Funny)。
我说“别动。”然后从她头发上捉下来一只甲虫,“看来甲虫都知道你是害虫。”她打我(Kino)。我看到她胳膊上被蚊子咬了一个大包,就帮她挠啊挠啊挠啊。我用清澈地眼神望着她,没有意思邪念。她低着头吃冰激凌,用乌溜溜的黑眼睛看着我,不说话。我也不说话,继续挠(Kino)。
出了冷饮店,夜风很清新,空气不那么热了。我问她,“去哪儿呢?你家还是我家?”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