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摩梭走婚小故事-追女生案例约会报告



话说在丽江的某一天,乐鱼和浮云在光滑的石头路上走,两个人同时在东张西望,他们留意的不是古城风光,而是在寻找“晚上的安排”。突然乐鱼停住了浮云的脚步,这是作为一个PUA雷达里扫描到目标的第一标准动作。

 
他们来到了在大石桥旁边的一家小店,这是一家卖手织披肩的小店,店里摆着五颜六色的披肩,门口摆放着一台织布机。坐在织布机里边的是这个故事的主人翁之一—卓玛方盈。当时卓玛方盈穿着一身红色的民族服,白色的半砂长群,头带一顶长辫子头饰,标准的纳西族行装。都说云南天气好,这边原居民基本都是黝黑皮肤加点高原红,在很多人的审美角度看来,就是不咋的的一个妹,但在乐鱼眼中,他给她一个不错的分数,乐鱼认为,在少数民族里边长得这么可爱的姑娘不多啊。
摩梭走婚小故事-追女生案例约会报告
 
好了,故事的开端来了。网上很多如何开场店员,如何收号的例子,一下子浮现出乐鱼脑海,但神马都是浮云。他用了1/2秒的时间沉思了一下,然后用了1又1/2秒的时间走过去,为什么走过去的时间比沉思的时间还要长?是因为身体放慢减低需求感吗?不是!是因为石头路难走。
 
“你是少数民族吗?”乐鱼抛出了一句简直是废话的废话。难道别人写着纳西族的牌子穿着少数民族装还要作秀吗?这又不是高铁~
 
经过太多游客和来访者问这些问题的卓玛,这问题已经是生活的一部分,等于中国人问:“吃了吗?”老外见面就来一句:“how are you?”一样。她哪有闲心去回答面前这个家伙,没有停下手中的织布继续工作,只是抬头瞄了乐鱼一眼回答到:“嗯。”
 
乐鱼理论里边认为“嗯。”比“是的”回应等级更好一些,就那么一些。
 
乐鱼这时做了一个重来都不会发生在正常把妹环节出现的动作。他身体向前,头往前一伸,向卓玛的头靠近了一点,就这样定住看着卓玛。大概2秒钟的时间,卓玛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下乐鱼,突然间乐鱼爆出一句:“我还没吃过少数民族….”
当时卓玛的表情只能用笑喷了来形容别无它词。接下来乐鱼就开始用了他也没用过的方式来互动,直接SOI轰炸。
 
“你看我是汉族的,过来这边旅游,我想找个少数民族的女朋友,刚刚才这么说的。”
“我从来都没听别人这么说过,你说出来好好笑啊。”
“我是说真的,没吃过。”
 
卓玛又笑了。
 
“你一天都穿着少数民族服在这里织布的吗?看起来好像很热,对了,你是泸沽湖的摩梭人吗?”
“织布是我们一天的工作。嗯,我们家是泸沽湖的。”
“听说那边是走婚的,什么意思?”
“我们现在不走婚了。”
“你有男朋友吗?”
“现在还没有。”
“你名字叫?”
“方盈。”
“就两个字吗?怎么我老感觉少数民族的名字是一大串我不认识的字连在一起,读起来也拗口。”
“就两个字,方正的方,热情盈溢的盈。”
 
乐鱼明明就知道方盈两个字怎么写,还在那装不懂拿出电话在上面笔画,然后转到输入号码的界面递给了她,可能这种收号的方法在丽江重来没出现过,又或者在卓玛的阅读器里边,就没有想过有人会明目张胆的问她拿号码,所以完全没有ASD的就给号了。
 
好了,又一个转折点来了。
“听说少数民族找男朋友都要找回自己民族的。”
“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听说回来的,不过好像听说纳西族的都不找汉族的。”
“不是啊,我们可以找汉族的。”
“听说你要找个汉族的。”
“你…..”
“哈哈,我回去了,晚上给你发信息。”按照泡学人的角度来说,乐鱼用了一个好假的假性身体晃动来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嗯。”又来一句“嗯。”
 
刚刚说到,乐鱼用的是好假的假性身体离开,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我在丽江的时候每天都过来看你。”又一句SOI。
 
“嗯。”还是一句“嗯。”
 
“你别用自动回复了。”听完这句话以后,卓玛又一次笑喷了。
 
因为这次互动出奇的好,乐鱼那家伙有点得意忘形,在走的时候才发现,店里还有卓玛她姐姐,完全忘记了障碍守则这东西,可是暗叫不妙的他这次用了真性身体离开,就是说真的离开了。所以想要补救的方法只能下一次,准确来说是第二天。
 
“很高兴在丽江认识你。”一条礼貌性短信从乐鱼的手机里发出。
 
等了几个小时以后才收到卓玛一条回复:“今天很累了,要早点休息,晚安。”
 
在乐鱼互动等级里边这短信就等于说:不聊了,就这样。所以说有时候和女人互动就等于看心电图一样,有高有低,不过总比一条平线好,这才是有精彩的生活。
 
在这个时候,要插播一下纳西族摩梭人的小知识:
现今世界上有一个神秘的女儿国在云南泸沽湖,之所以称女儿国,是因为现在她们还遵循母氏社会的习俗生活。而且她们有一种非常特别的婚姻制度——走婚,走婚的意思是男的不结婚,女的不嫁人。甚至有人提倡这种走婚制度应该被世界所普及来解决现今大龄男女的问题。
这在种制度下,只要走婚结束,男人可以轻松推出,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不过随着摩梭人与外界的接触,年轻一代的或者在外工作的摩梭人都改为以结婚的一夫一妻制度。
 
第二天早上,乐鱼和浮云又来到卓玛的披肩店里,来实行他的少数民族妹心愿。当然,这次他先处理了障碍的ASD后,把卓玛的姐姐交给了浮云再互动的,好一个浮云,僚机做的相当出色,把她姐姐逗得乐呵呵的还在店里买了两顶帽子后对卓玛说:“这100块钱等你们两结婚后我会要回来的。”这就是僚机的作用,不用乐鱼都把话说得有板有眼的,一下子把他俩的距离缩小了。
 
乐鱼开动了:“你们头上的头饰好像很重的。”
“没有啊。都带习惯了。”
“其实头饰应该有什么意义或者作用吧”
“哈哈,这是我们的一种习俗和习惯了。”
“怎么你姐姐又不戴呢?”
“因为她结婚了,结婚了就可以不带。”
“头饰上边的花….”
“那花朵是装饰来的,现在是那么多,如果有男朋友了或者结婚了就带一朵,告诉别人自己的状况。”
“那你过几天可能就带一朵了。”
“呵呵。”很多人又问回答呵呵是不是就是没回应了,不是!这句“呵呵”就等于“好啊。
 
乐鱼约了卓玛和她姐姐们下班一起去樱花屋小喝一杯。
 
当晚来的是卓玛家族一家大小的,乐鱼把大家安顿好后就开始进入乐鱼模式了。按照一贯的做法,只要应约出现在夜店的目标,一般都不会脱离乐鱼的主航道。因为有了白天的试探性互动,可以很肯定的是卓玛已经被乐鱼吸引了,只是升级与不升级的问题。但经过互相了解后,乐鱼发现卓玛其实是一个非常纯洁的女孩,而且也很懂事,卓玛寻找的是一段长久的爱情甚至婚姻,而乐鱼他只是个过客,很快就会离开丽江,种种的念头使他有了平生第一次不愿意伤害别人的想法,看来恶魔身上还是有天使的,于是他和卓玛坦诚了自己的看法。正可能因为这和正常的男人一心想着睡女人的做法不一样,吸引效果反而更强大了。
 
就这样他们平平无期的过了一个平安的晚上,故事是否就这样结束呢?错!这真不得不佩服纳西民族的勇敢和直率。
 
咛…..咛…..咛…..一天下午在乐鱼睡觉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嗯?”
“乐鱼,我是卓玛她姐姐。”
“大姐你好。”
“我们打算把你娶回去。”
“什么???”
“就像你们把女孩取回家一样,我们打算把你娶回来做我们家的人。”
“……..”
“你不说话就是答应了。”
“我等一下过去你们店里坐坐聊聊。”
“好的,等下见。”
嘟……..挂电话后本来在半睡半醒状态下的乐鱼更蒙了。
 
乐鱼打了个电话个浮云也叫上了田野,准备一同人过去店里坐坐,毕竟人多力量大,拒绝也有气场。
 
一进店里。
乐鱼:“大姐,…..”
大姐:“乐鱼,我们觉得你人挺好的。想把你要过来我们家的人,你看怎样?”
乐鱼:“大姐,我….”
大姐:“聘礼那些你都不用担心,我们都会有给你的。”
浮云:“对啊,你就考虑一下吧。”
 
乐鱼纠结的思想里边仿佛感觉到雪上加霜一样,好一个浮云,由自己的僚机变成了对家的僚机,于是乐鱼的眼神从浮云转到了田野,希望着田野及时来一句顶用的话。
 
田野:“那你就过去吧,不用担心我们的。你留在这边其实挺好的。”
乐鱼“……”
大姐:“我们这边可以给你一个店来管理,一个房子,一辆车让你可以去玩,还会给你些银行卡。对了,你现在工资多少,要不我们把你的工龄一同买断就可以了。”
乐鱼:“大姐,我….”
浮云,田野:“他会考虑好的。”
 
僚机的终极作用就是,把你给推到极致,然后再让自己突破自己的小宇宙,创造出无限大的力量去解决目前还不能解决的问题!乐鱼无语的感觉到了僚机的伟大…..
 
这时本来没什么人的店里开始忙起来了,打算过来说明道白的乐鱼真的变成了准备入门的女婿,开始在店里帮忙做起销售。这又进一步拉近了乐鱼和卓玛家族的距离,让卓玛姐姐更接受乐鱼了…..
 
“故事的发展大家可想而知:最后乐鱼就这样留在了美丽的古城丽江,成为了摩梭人的汉族女婿,成为了泡学人在丽江分舵的总舵主。”
 
乐鱼说这是不可能的,他还要回北京城。
 
其实故事的发展是乐鱼最后还是坦诚了自己的想法,不想伤害心地善良的卓玛,而卓玛和她姐姐也是明事理的人而且都能理解。现在乐鱼和卓玛还有卓玛姐姐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但一直以好朋友的关系相处,就这样乐鱼在丽江多了一些本土的朋友。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