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和混血姑娘的恋爱约会故事



那天是周五,表妹邀请去参加一个老外学中文社团的party。在她一个同学的家里举行。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英国普通的家庭party。大伙都挤在厨房(至多加上客厅和外院),人手一杯酒,逮人就开聊。聊啥都成,你要是一个人干站着,别人经过你不说声hi,那跟神经病没啥区别。美国派里面的party场景大家都熟悉了,就是场面稍大而已。就我在英国这些年的经验看,所谓party,就是去和陌生人聊天,顺便喝点酒。搭讪是party里最基本的行为,否则你去干嘛?

我和混血姑娘的恋爱约会故事-把妹案例库|追女生聊天技巧案例|微信撩妹套路|泡妞约会攻略|谈恋爱表白话术|
所以,《谜男方法》里面所提到的开场白,目的是为了在有美女的一堆人中间,把焦点吸引到自己身上来。而不存在搭讪障碍,一个陌生组合不会因为你突然过去说话而对你有所防范,顶多是对你感不感兴趣的问题。这点和中国不同。在中国打开组合,你先要解决的是跟陌生人说话能否被接受的问题。咱可没有那种随便认识陌生人的文化氛围。于是谜男的一些方法,比如经过一堆人,突然说:“你们看到门外两个女人打架没有?”。放在中国就显得相当神经病了。

这是一点题外话。希望能对大家正确使用《谜男方法》有所帮助。毕竟国情不同。

回到正题。晚上10点到达。十来平米的厨房,我们走了3分钟才到冰箱。人太他妈的多了。途中还碰到两个眼镜衰男拿着酒跟那儿站着不说话,多么的不和谐啊!我和表妹只好在“hi”过之后,停下和他们相互介绍了一番,然后说声“enjoy yourselves”赶紧闪人。

我自己拿了瓶stella,给表妹拿了瓶果汁。跟她说,那块人多,瞧瞧去。带着她走进了人最多的一个圈子。有些亚洲女生靠着桌子站着,一个英国小帅哥跟那儿用夸张的表情不停说中文呢。真jb牛逼。这哥们还会说不少日文。在场的一个日本高个mm被逗得花枝乱颤。

我第一眼看上的是那个日本mm。高高个儿,喜欢说一两句无厘头的英语故意搞笑,然后不停鞠躬表示道歉,傻大妞似的。挺符合我的胃口。这个胃口不是指SC,而是指认识她应该挺有意思的。

进入组合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每个mm进行眼神交流,说白了就是扫视。保持温和的面容和眼神,每个人都看上一秒钟,然后换下一个。虽然只为看mm,但是男人的脸你也总得瞅上一把不是,这是基本礼貌了。日本妞是第一个,然后顺时针扫过。看到一个眼镜妹,一瞧打扮就是港妞。在眼镜妹旁边,看到了本文的女主角:Tara.

Tara是一个典型的白人与亚裔的混血儿。瓜子脸,蓝眼睛,高鼻梁,身高大约160,身材一级棒。光论漂亮,绝对是9分起步,但是脸颊上有一点儿白人mm常有的雀斑,不太明显,这个很影响我的评价,老子讨厌雀斑。总体来说,很妩媚。对她的第一印象很深刻。但是没有动心。事实上,一直到四个小时后,在我亲吻tara的前一秒,我都没有动心过。我还不至于那么饥渴吧,呵呵。

这时那英国哥们儿讲了一个学中文的笑话。丫那操蛋中文老师告诉他,普通话发音有四个声调。千万不能读错了,否则会造成歧义。比如说,“击剑”有可能说成“鸡奸”, “大飞机”就有可能说成“打飞机”。

有人带头哄笑,我回头一看,表妹跟那儿乐呢,我那个郁闷,您老端庄点不成吗?

好吧,既然学中文的老外都知道“打飞机”是啥意思,我也当仁不让的教了那哥们一首中文现代诗:“昨晚,我梦见很多架飞机。我不知道自己打落了多少架。但是我知道,我的每一架飞机都是为你打的。”我是用英文直接说的,每说完一句,那个强悍的英国哥们就翻出一句中文来。到最后,所有人都狂笑。气氛被带到了顶点。

这鬼子挺好玩的。我承认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简单碰了杯以后,我问他是哪儿来的。他说了一地名,我说没听过。他说007你总该知道吧,就来自他家乡。靠!原来是007他老乡啊!我立马给丫讲了007跟咱中国的渊源。话说007刚出道时,还没名字呢,就一个编号。后来丫来中国执行任务,和一漂亮中国妞干上了。人家特工出身,体力牛逼啊。咱中国妹妹就在床上不停的夸奖他:“棒!真是棒!”。在那以后呢,别人再问007叫啥名字,丫就说:“Bond!James Bond!”这笑话笑果不错,几个妞儿大老爷们都乐得不行,我妹直打我。

我那几个笑话讲下来,虽然不是有意和他争锋,不过从客观上来说,这个谈话群体的焦点已经从他转移到了我的身上。于是这个白人哥们很诚恳的对我说了一句中文:“你的笑话真多,你很鸡婆耶!”全场人爆笑。我当然也跟着笑了,并无丝毫的回击。玩party就是讲个开心嘛!如果按照一些教条的理论,一定能够要争取在群体中不吃亏,岂不是累得慌?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考虑约会学中间争当男性领袖和群体焦点的理论,这个鬼佬所采用的方式是值得借鉴的。他轻松打压了群体的另一个焦点,却不让场面充满火药味。他虽然是挤兑我,却使得整个场景很欢乐。一个白人居然知道“鸡婆”这么牛逼的中文词汇,这本身就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假如是一个中国人这么对我说,又或者这个鬼佬说的是英文:“u fussy twat!”那就一点也不欢乐了,我必定回击。其中微妙之处,值得体会。

最后这哥们又极其得意的展示了他学会的复合例句:“虽然他是我的朋友,但是他很鸡婆!”相当之可爱,我很喜欢这家伙。

没几分钟,会讲中国话的白人哥们被朋友扯走了。有趣的人离开,我也没啥心情讲话了,人群就慢慢散了。剩下眼镜妹和混血mm。我望了下,看到高个日本mm去跟另一拨人闲扯。我正打算过去瞧瞧,那混血mm找我说话了:
“hi, 你是中国哪儿的啊?”一口倍儿亲切的南方普通话。
我说:“god,你普通话说得这么好的?”
眼镜妹插嘴了:“她爸爸就是中国人啊。江西的。”一口广东腔,国语还不太熟练。
我:“你香港来的吧。一听你说话就知道”
眼镜妹:“我爸妈是香港的。我在德国长大。”
我:“德国啊?你们德国人太牛逼了。我系里一德国哥们儿,来的时候行李超重,不让上飞机。他一气之下撕了机票直接把家里的小卡车开来了,走的海底隧道,连他妈的柜子都运来了。”
眼镜妹乐的跟什么似的。
我继续说:“对了,你教教我‘我喜欢你,不是那种喜欢,不代表我不喜欢’这句话用德语怎么说?”
眼镜妹想了想,很认真的说了两遍,我很严肃的学了两遍,然后忍不住笑。我表妹看不下去了,跟我说:“你别逗她了。”

我这才收敛下来,靠在餐台上,很随意的拿着酒杯和两个女孩碰了碰。
“我叫lulu。中文英文都这个。女孩名字,要怪怪我爸妈去”
“我叫Rachel”,眼镜妹说。
“我叫Tara”,混血mm说。 “你还没说你是哪儿的呢”
我:“我是湖北的。离你们江西不算太远。你回去过吗?”
Tara很健谈:“我7岁才来英国的。后来又回去很多次啊。我爸爸还在江西,我妈妈不喜欢我。她跟现在的老公又有了3个孩子。”
我:“得了,你太小不懂事。哪有妈妈不喜欢孩子的?”
Tara:“真的。我直接问过她。我说你是更喜欢我和我哥,还是更喜欢你现在的孩子们?她说是现在的孩子。”
我妹妹和眼镜妹同声表示惊叹和谴责:“怎么能这样说话?”
Tara:“她当时和我爸爸结婚的时候很小的。才17岁。后来两个人合不来,生下我就离婚了,没什么感情的。”

另外两个女孩又在连声惋惜。我最烦女人这一点了。咱几个又不熟悉,人家自个都没觉得大不了的,你们在那瞎操个什么心?(注,很多afc也一样,对不了解的mm同情心泛滥)

我递上一支烟:“我觉着没什么,看你现在也过得挺爽的。来支我们湖北的烟尝尝。”
Tara凑近小声说:“这里有我的室友,她们不让我抽。”
我:“那待会儿悄悄给你。你还有个哥哥?很好看吧?混血男孩没一个丑的。”
Tara:“超帅的!就是很瘦。现在没读书,就在江西跟着我爸爸玩。每天都换女朋友!”
我:“我操!”
Tara:“真的!他直接就能把女孩子带回家的。每天都换新的。女孩子看到他都走不动路。他喜欢那种波很大,很丰满的妞!”(手放在胸前比划)。
我:“我操!我也喜欢啊!”

眼镜妹和我妹妹被Tara说得傻乐,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17岁小丫头,没人管,很独立,个性直爽开放。得出这些结论,不是我要泡她。这只是我从小的习惯,对男对女都一样。它有助于我在瞬间判断该用怎样的方式与之相处。按照约会学术语来说,就是已经被我“内化”了吧,呵呵。坦诚说我挺喜欢这个小妞儿。没有这种个性豪放的mm,我一堆黄色笑话上哪儿讲去呢?论坛的朋友们看到这里不要笑我境界低。没办法,从小就没那么高的品位。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都是随走随聊。这里瞅瞅,那里晃晃。喝了好多杯。没想着去勾搭谁,再说了,自家妹妹在场,也不能太胡来了,咱得做个好的表率才是。最后逛累了,靠着灶台休息。Tara走了过来。我可以断言,她也是逛无聊了走过来休息的。采用YY流的做法,我可以写成她老早就被我吸引,一直在注意我,但那不是事实。无时无刻不“吸引”,累不累啊。

我:“聊累了?”
Tara:“恩”
我朝身后的灶台侧了侧头,说:“会做饭吗?”
Tara:“就会煮。”
我:“那你今天碰到大厨了。Prefer Chinese food or English food?”
Tara:“Chinese food,Must be!你很会做?”
我表情很不屑:“废话!熘炒烩煮,样样精通。”
Tara:“Shoot! What r u talking about?”
我:“做菜的方式,methods!你中文差,给你丫说不明白。”
Tara:“你在吹牛吧。”
我:“颠锅会吗?”
Tara:“什么意思?”
我随手把酒瓶扔进垃圾桶,根本不看她:“操,我教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吹牛了”

说完直接把Tara拉到灶台前,我站在她身后,让她用手拿住一个平底锅的锅柄,我再握住她的手。先在她耳边轻声说:“颠锅呢,就是把锅里的菜扔起来炒,又不掉出来。”(其实我没告诉她,平底锅是最难颠的。)然后我就开颠。带着她的手和我一起动。三秒钟后,我开始加大幅度和频率,又过了两秒钟,我把她的手和锅都按到灶台上,贴着她的背站着不动。

Tara回头问:“怎么了?”
我在她耳边小声说:“不能颠了,再颠别人以为我们是神经病。两胖子在这儿甩肉呢!”
Tara噗的一下笑了,转过身来说:“你才胖。”
我:“哈哈,我是胖。你看这肚子(用手挤给她看)。刚才有没有感觉到我用肚子撞你的背?”
Tara:“有啊有啊!好玩耶,一弹一弹的,我刚才就想说的,特想捏一把!”
我:“那你捏啊!你捏啊~~我给你捏”
Tara:“哈哈~”

我不是小资,但是我想学习小资分子说一句话:我就这样看着她笑,鼻尖的距离不到5厘米。我听不到她在说什么,有一种温暖在空气中蔓延。

就这么个感觉,看帖的兄弟们打死我,我也得这么说。更准确的说,我在给她营造这么一种感觉。保持近距离的看着她,面容温和,又有点狡黠。

等她笑也笑完了,捏我的肚子也捏够了。我突然转换了话题:“喜欢听些啥歌?华语歌手的。”
本来就随便问问,Tara居然兴奋得打起手势来(差点把我吓着):“周杰伦啊!就是他,JAY!《给我一首歌的时间》,超好听哦!”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静静的把那拥抱变成永远~”我开始轻声唱起来,她也跟着我唱。我们越挨越近。
然后她说:“真是太好听了!你不觉得吗?”
我说:“还有更好听的。《青花瓷》,听过吗?”
Tara:“这个没有呢。”
我:“我手机里有,我放给你听。”

我拿出手机,播放《青花瓷》。然后我们两人的脑袋紧靠在一起听歌。(周围太吵,不这样听不清)

接下来我们就越靠越紧,越抱越紧,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最后我们就去迫不及待的去她家xxoo了。

这是yy流的写法。

实际情况是,正在听歌的时候,她的一个朋友喊她过去。她连声招呼都不打,直接扔开我就跑了。把我一个人甩在灶台旁边。

约会学大师泳湿小狗遭遇了这样的挫败,该怎么办呢?只见我不慌不忙的把手机放进口袋,又开了一瓶啤酒,拎着到处溜达闲扯了。管他什么约会学,我首先是个正常人,我是来玩儿party的,不是来练习冷冻,惯例,猫绳理论的。

剩下的一个多小时,我就没和Tara说过话。而是到处勾搭,这儿聊聊,那儿晃晃,还时不时调戏一下自家表妹,挺开心的。请注意,这不是冷冻。Tara也不需要我的冷冻,她和其他人聊得开心着呢。

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要散伙了。我正打算穿大衣回家,居然听见Tara在到处拉人去中餐馆吃宵夜!

我操!约会学大师泳湿小狗所有的框架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因为他遇上了生命中唯一的真命:eating!

“我去我去!I go with u!”我大叫着冲了过去。没错,就是一个大胖子边跑边说:“我要吃东西!”

Tara站那儿点人:“你去啊。好的。你妹妹也去吧。再叫上Rachel,Cris(就是那个会说中文的白人哥们),Tobi,tomato(就是那个日本mm,她姓山本,英文写法是yamamato,我们管她叫tomato),stephen,tommy, 咱们坐两台车去!”

凌晨1:30,我们在本城最出名的中餐馆坐定。点菜,聊天。

跟谁聊?当然是和会讲中文的Cris聊了!一个这么有趣的人在这儿,难道我还要跟无聊的女人们说话不成?Tara坐我左边,Cris坐我右边,表妹坐我对面。我一直就跟Cris侃个不停,没怎么搭理Tara。这也不是冷冻,是我兴趣不在她身上。这里必须得强调:我要是兴趣在她身上,肯定就跟她聊了。

上菜,狂吃,这个就不多说了,老子都快饿疯了,也不管什么吃相了。半小时后,大家差不多都饱了,又开始聊天。只有两个人还在不停夹菜,一个是我,老子饭量一直都很巨大。另一个,是Tara。。。。。

有那么一刻,所有人突然都不聊了,就看着我们伸筷子。我侧头和Tara相视一笑。管他呢,继续吃!

吃着吃着,我俩的筷子就在一盘酸菜鱼那儿亲密接触了。小爷我眼盯酸菜鱼,目不斜视,左手直接摸上了Tara的肚子。

她居然没反应。
我侧过头,她正看着我。
我说:“圆了。。。。”
她说:“那也没你圆。”
我轻轻揉了几下说:“你这肚子还不行,没我这揉着舒服。”边说就边把手缩回来捏自己肚子。
Tara也学我自个儿跟那儿捏着。
我把双手放在自己胸上,婀娜多姿地说:“女孩子揉肚子不好看,揉这儿才好看”
所有人都笑了,一团纸巾扔到了我头上,我妹干的。

随后的闲聊中。我给Tara教了纸条量脸的惯例。不是对她使用,而是教她用。我直接就告诉她,这么这么着,就能kiss小姑娘了。
Tara笑着说:“你好坏哦!”
我妹妹很不屑的接话:“他成天就干这个。”
我嘿嘿笑着。继续跟Cris扯淡去了。
大老爷们谈话,不理小妞儿们!

吃过饭打车各自回家。很巧,除了我和Tara,所有人都住不远处的学生宿舍里。我和Tara住在3迈之外的地方,相互距离不远。

很快车上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谁都没说话,都累了。

我掏出口袋里的黄鹤楼放到Tara手上:“拿着,这会儿没人说你了。”
Tara没有抓住烟盒,也没有把手缩回去。我们两人的手就这么搁在一起,中间隔了一盒烟。

Tara看着我小声说:“你让我抽烟?”
我说:“抽烟怎么了?”
Tara说:“我的室友都不让我抽,说我太小了,才17岁。”
我说:“哈哈哈哈,那你肯定偷着抽。”
Tara说:“是啊。偷偷跑出去很远,抽一支再回去。我在自己房间抽,他们在隔壁都能闻出味道。”
我左手摸裤袋,说:“有烟味儿?那你闭上眼睛,我给你个东西,保证对你有用。”
她说:“什么东西?除烟味的?”
我说:“你等会就知道了,闭上眼睛,就三秒钟。”

Tara闭上了眼睛。我凑过去轻轻的吻了她一下。
Tara脑袋往后一缩,睁开眼睛看着我。
我看着她,很认真的说:“你太可爱了,我忍不住。Sorry。”

Tara笑了一下,侧过头看窗外。我左手轻轻掏出烟盒,塞进了她的衣服口袋。右手轻轻握着她的左手。
没有再说话。

几分钟后她的公寓到了。她把自己该付的那一份钱递给我。我没有接,说:“去你那儿看看?”
Tara迟疑了一下,说:“好吧。”

开门的时候,Tara问我:“half-brother用中文怎么说?”
“half-brother?”
“就是我妈妈跟她后来的丈夫生的孩子。”
“哦,那是你同母异父的弟弟。”
“哦。”

我从后面轻轻抱住她说:“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要讨论这么无趣的问题?”
Tara轻轻挣脱我,推开门说:“我给你看他们的照片。还有我哥哥的。”
我说:“好啊!”

在Tara房间看她存的照片。她坐在椅子上,我跪在地上。看了一会儿,我膝盖酸,挪了挪位置。
Tara说:“你坐吧,我站着没关系。”
我说:“没事儿,这样挺好。”
Tara:“你坐吧。没事。”

我坐到椅子上,她弯腰用鼠标给我点照片。我把手搭在她腰上。
过了一会儿,她站直身体,让我的手臂滑落下去。我看着她说:“坐我这儿吧。”
Tara看了我两秒钟,我也看着她。然后,坐到了我腿上。

Tara存了很多父亲,哥哥在一起的照片。还有她的妈妈,以及她妈妈的新家庭。分类很细。
我问Tara:“你一个人在这里,有没有感觉过孤单。”
Tara过了很长时间才说:“有点。”

接下来我们就越抱越紧,她忍不住呻吟起来,最后我们就去迫不及待的去床上xxoo了。

这还是yy流的写法。

事实上我们看完了照片,我又在youtube上面给她找各种各样的搞笑视频看。她乐得不行,一笑身体就抽搐,一抽搐,我的腿就难受。过了40多分钟,我实在掐不住了,跟她说:“起来站会儿吧,我的双腿在哭泣。你这儿有什么喝的没?”

她去给我倒了一杯果汁。我问她:“Have you seen the video《the little girl was forgotten》?”
Tara said:”no yet..”
I said:”you must see it”

我从youtube上面找到这段视频。还是让Tara坐在我的腿上。

配合视频的画面,一个男人用低沉的伦敦音缓慢的讲述着一个名叫Emily的小女孩的故事。它的地址是:http://www.youtube.com/watch?v=rLz1xyFMMCQ 英文不错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原剧本要比我的简介要感动得多。听不懂的朋友也可以拿着我的简介去看看。

Emily是一个被人遗忘的小女孩,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从来就没有人理睬她。爸爸,妈妈,仆人,甚至邮差。没有人关心Emily,没有人给她讲故事,没有其他的小朋友陪着她一起玩。甚至Emily唯一的小木偶。也始终是沉默的。

Emily在这种孤单中生活着。她试着去做一个乖女孩,没有人理睬她。她试着去做一个坏女孩,也没有人理睬她。

直到有一天,她看见了天上的许愿星。她闭上眼睛,告诉星星。她想要一个朋友,一个不再让她孤单,不再让她感觉到阴影,感觉到被遗忘的朋友。

Emily的愿望真的实现了。许愿星送给了她一个朋友:Mr. Crazol。 这是一只小小的魔鬼。

Emily开心极了。Crazol每天陪着她画画,看故事书,甚至开两个人之间的party。Emily不再觉得孤单。她觉得拥有这个特殊的朋友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

过了一段时间,Emily慢慢觉得生活中始终缺少了一点什么。无论Emily想要什么,Crazol都能给她,可是,没有更多。Emily感觉不到关心,感觉不到爱。Crazol能给的,仅仅是她自己要求的。

Emily依然是孤独的,依然是一个被人遗忘的小女孩。

有一天,家里的仆人敲开了Emily的房门,告诉她一个消息:“Emily,祝贺你。你妈妈怀孕了,你马上就能有一个妹妹了。”

那一瞬间,Emily感觉到天都塌了。为什么她的爸爸妈妈还需要一个孩子呢?她一直在努力着让自己不被人遗忘,可命运为什么要派另一个人来夺走属于她的一切呢?

Emily心中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她感觉到愤怒,她开始哭泣,她的面容变得狰狞。Emily大声叫着,“让这一切都毁灭吧!”Crazol开始变得巨大,可怕。它扇动着翅膀,毁灭了所有的一切。桌子,镜子,房子,Emily的父母,甚至连邮差也被扔到了天空。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Emily终于停止了哭泣。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Emily看着身前的废墟,默默的闭上眼睛,对着许愿星许下了自己最后一个愿望。

她的愿望实现了。一道光芒慢慢的撒过。Emily慢慢的,慢慢的消失在空气中。

她终于不再孤独。

看完视频,Tara轻轻的抽泣着。我抱住她,静静的吻她的头发。
就这么抱了十分钟,Tara渐渐平静下来。我说:“I won’t leave you alone, my babe…”

接下来的故事,我不想再继续了。开篇本来是想写我的一个TD案例。但是写到这里,我觉得再继续下去写sex的内容已经是对Tara的不敬,也是对我自己的不敬。

那天晚上,我是真诚的。喧嚣过后,我感觉到她的孤独。我想要给她温暖。

就是这样。

泳湿小狗。
2009-3-4晚。

===========================

补记:
虽然被一些朋友枉称为“高手”,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发过一篇真正的TD案例。

我真的不愿意写。感觉这是对我生命中的女人的一种不尊重。无论她在我的生活中停留的时间有多么短暂。

人毕竟是有感情的。没有感情可以去窑子。武汉现在某个著名窑子,260块钱90分钟,只要体力好恢复快,做几次都行。除了xxoo,还提供6项服务,不另外加钱。Mm们都很漂亮,技术也很熟练。我想,这260块钱,成本应该比泡一个mm要小得多了。

之所以要在继续连载日记之前写下这篇案例,是因为我在第一篇日记《老王》的回复里看到了少量的批评。他们说,你这都写得啥啊,不就是一个人说话很搞笑吗?还“生活状态”?我们要知道的是怎么把mm弄SC!

我想说,我的好朋萌萌(涩郎)的案例应该很符合这些朋友的需求。萌萌的TD案例,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是有目的的。仿佛能把女人完全掌控其中。这点,比我要强很多。但是,我从他的帖子里看到了一个字:累。真他妈的累。而且,万一,仅仅是万一,mm的反应不是你要的那样,你咋办。

本篇案例里面所写到的场景,对我来说太熟悉了。我参加过无数次的party,每次都是很骚包的拿着酒满场跑,到哪儿都是群体的焦点,都能把女孩逗乐。仅此而已,这样我就很快乐了。

有的时候,party结束,我就回家了。一个女孩的电话都没留。
有的时候,和女孩一起坐的士回家,最后她下车,我说:“去你家看看”,她说“现在太晚了,下次吧”。我也就一个人回家了。

也就是说,我不认为我在party上的每个动作都是有特殊涵义的,我不认为Tara会因为我的哪一句话而喜欢上我。在我kiss她之前,我始终都认为今晚只是参加了一个普通的party,我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我快乐,同时也让别人快乐,这就够了。和Tara的故事,只是一个偶然。但是,对于一个有着良好生活状态的人来说,这个偶然是必然发生的。今天错过Tara,也许明天就会和linda, mirenda发生点什么。

这就是我要强调的“生活状态”。建立一个有吸引力的生活状态非常重要。我也很自信我的生活状态是有吸引力的,我本人很快乐,我常常能自high,我说的话,我做得事情,能让mm开心,快乐。

什么是良好的生活状态?除了轻松快乐的心态,具体该做些什么呢?那些一步步的技巧究竟有没有用?我想说,打压是有效果的,打压能让mm不服气,而想要扳回一局。但是打压不会让mm喜欢你。冷读也有效果,冷读能让mm觉得你了解他,觉得你很有亲切感。但是冷读也不会让mm喜欢你。所有的这些综合起来(快乐自信的心态+一些小小的伎俩+其他一些积极向上的东西+知识面渊博,知道的东西多)就构成了一个良好的生活状态。这种综合体往往能让mm慢慢对你感兴趣,想着你,最后喜欢上你。哪怕你没有留她的电话,哪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也会记得你。

好的生活状态很重要。但并不是全部,还需要某种“关系跃进”的过程。这个非常重要,对于本案例,我认为有几个“跃进点”值得提一下。
1.        带Tara颠锅的时候,建立了身体上的亲密感。
2.        一起贪吃的时候,建立了一种心理上的共谋。
3.        车上的kiss,让我们的关系瞬间变得暧昧。
4.        Emily的视频,让我终于进入了她的内心。

这个“跃进点”正式我在天涯的帖子里留的一个大尾巴:如何让你和一个mm从关系好,两人在一起很快乐,跃进到暧昧,乃至亲密,有情感的状态。我当时卖了包袱,一直都没说,这个案例就稍稍透露了一点点,但是不系统,而且我也不是刻意为之的。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