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吃醋了,但味道很甜-由女主角共同选写恋爱约会案例报告



前言:

因为很懒,我很少写详细的FR,但这是一个。写完后,看了一下,一万二千字……

这是一个完整的迷男方法流程,也是世界PUA史上为数不多,有女性参与的FR(以前有女性一起写过吗?谁能告诉我?)。
在下面,粉红色字体的部分,是这个女生在我完成这个FR后的选写,我没有做过任何改动。

——————————————————————————————–

吃醋了,但味道很甜-由女主角共同选写恋爱约会案例报告

《吃醋了,但味道很甜》 – 【由女主角共同选写的一万二千字长篇FR】

1.那个周六…
那个周六,我和刚刚认识了四天的小金鱼第一次舒适地躺在我家那张有点过硬的大床上,紧紧地拥抱着。房间里弥漫着昨晚残余的茉莉花香熏味,室内的空调开得有点大,气温有点冷。但是,在被窝里,温度却是在另外一个极端。

小金鱼这时有点无所适从,但同时有点兴奋,也有点焦虑,因为,我刚刚把我的PUA背景完完全全,毫无保留地向她作出了交代。她的情绪有点复杂。这很合理……

无论如何,让一个女性去接受自己角色定位的急速转变,的确很难。原来,本以为自己是一个控制大局的角色,但忽然要接受,自己竟然落入了一个被男人精心策划好的情感诱捕圈套。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

但这就是现实。现实是残酷的,特别在情场上。我喜欢她,不需要其它的理由,所以要game她。

坦白,需要勇气。我可以把游戏继续下去,让她活在一个幸福的泡沫里,让我自己用无限个谎言来掩盖我是一个以研究把妹为乐的坏男人的事实。可是,人往往是自私的,我也是。我不愿意活得那么不潇洒,或爱得那么累。所以,我鼓起了勇气选择了坦白。哪怕,要承担失去她的风险。

2.第一次见面…
时间回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星期三……

当天中午,因为工作关系,我去了位于西单的某银行全球总部开会。开会期间,一个潜在的MLTR(多重长期关系),M,给我发了一个短信,问了我一个极其无聊的问题。这种突如其来,又没有任何意义的短信,我通通归纳为ioi。几个短信来回,约了那个女生下班后来西单找我,一起去喝杯咖啡。不过多久,电话响起,韩冰来电。他跟我说,他约了两个女生,一起去大悦城吃晚饭。因为我之前为韩冰发过女生,这次礼尚往来,在介绍一个女生给我的同时,也让我可以好好地帮他僚机一下。这就是有一个好僚机的重要性!

和M喝完咖啡后,我让她一起跟我去见韩冰他们。在大悦城一楼的H&M,我和小金鱼一次见了面。她是一个身材纤瘦,长腿,皮肤亮白,五官精致,长得有点像李冰冰的女生。细心的打扮有点日韩风格,再加上她那穿上高跟鞋后和我差不多高的身高(好吧,我承认我不高),的确是一个大众美女。跟小金鱼一起来的,是一个高挑,大眼,有很漂亮的身体曲线的东北女孩。在这里,叫她航航吧。她们两人走在大街上,的缺会抢走不少男人的眼球。

但很快,我就有点失望了。小金鱼虽然对我很热情,问一大堆很容易会被人误会为ioi的问题。可是,常年在女人堆中打滚的我,出于种种线索和原因,很清楚这些ioi都是假的。相反,小金鱼给了很多真ioi韩冰。比如,韩冰一说话,她就洗耳恭听的专注态度,和那自然流露的积极互动反应,都可以说明很多潜在ioi。后来才发现,小金鱼是韩冰的学生,而这种先入为主的吸引力,我很难改变。而隔壁的航航,给人的感觉却跟小金鱼刚刚相反,散发出一种相对高傲的气质。对她们两个,我保持着观望的态度。

遇见tango绝对是一个意外。

本来约好和韩冰去吃饭,他说介绍一个背景很牛blahblah的人给我认识。去之前我只是百分之30的好奇吧,对于tango。因为想象中应该是宅男的感觉,见了面之后感觉更差,哈哈哈。因为说好吃饭后去喝一杯,我就打扮得比较party girl,卷了头发之类。但是见面的时候(他和那个女生还迟到了!!),我看见韩冰和两个穿着正装的男女在等我们。哇啊啊,我感觉自己被耍了。我要和穿着正装的人去喝酒吗?!预计是平淡的吃饭+无聊的对话。搞不好他们还会对我说教呢。

第一印象的tango:穿正装,很精明的商人的样子。而且感觉有代沟,因为他表现的很严肃+礼貌(有距离的那种)。

因为另一个女生(M)不太讲话,在电梯上我就一直和tango聊,东拉西扯感觉会热闹一点。但是他一点都不配合,我只好硬聊。我问他听口音是不是香港来的,他说“我是东北的”(加礼貌笑容)。我觉得:“这男的真无聊!!”但还是哈、哈笑了两声,因为我不想气氛太冷。

刚刚到达餐厅,坐在我隔壁的韩冰发了一条短信给我,上面写着:“航航是我的冰球”。‘冰球’是我们的暗语,指的是目标。我看了韩冰一眼,这让我有点出乎意料,因为我一直以为小金鱼是他的目标,没想到……那好,让我去摆平坐在我面前的小金鱼吧,我很乐意这样做。但问题是,小金鱼给韩冰的ioi,真的不少。我当时想,哪怕我做得再好,也只是能为韩冰换取一点点的时间和空间,好让他好去锁定航航而已。其实想想,当时真的有点消极,觉得动摇不了小金鱼。

求迷男给了我力量……回家给你烧香!

天啊,好似战局变幻!!!!

我记得当年在纽约的一个夜店,我和迷男有过几分钟的深层次交流。内容大概是,在面对高难度情况时,我必须要相信solid game,相信他的方法。虽然两年后,我的把妹技巧有了大大的提高,但有时还是因为自己为了美其名的创新,而忘了根本 – 当你面对最困难的情况时,面对高分女孩,你只能相信solid game,把自己交给迷男。

这次,我把自己交给了迷男。而他,没让我失望。

晚餐时,我让韩冰主导对话内容,毕竟我是来帮他僚机的。小金鱼是一个极度热情活泼的女孩子,没什么心眼,也不会装腔作势扮矜持。这点,我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只是以为她是一个很多话说,有点脑残的小女生。结果,我是错的。她的人生经历,比起同年人,还是比较丰富的,只是没什么城府,不懂得在这个浮华世界里,去变色保护自己。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的发现,当时我并不这么想。我当时只是觉得这女孩比较肤浅,对什么都好奇,除了外表外,其它一切都很普通;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她自我感觉很良好。什么无兴趣指标、打压、筛选,来吧Tango,把这些你最擅长的东西丢出去。

以下是我两当时的一些对话:

小金鱼:“你是哪里人?听你说话有口音。”
Tango:“我是东北人。我这么重的东北腔你都听不懂。”
然后我就用了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口音的腔调说了几句话。你可以说,我的口音像任何的口音,唯一最不像的就是东北腔……她感觉有点雷。

小金鱼:“你多大了?”
Tango:“你说哪一个部分?”
小金鱼:“ummmmmm……“
这,当然,不是我当晚唯一的黄段子。

在谈论了一下电子音乐和北京的派对后……
小金鱼:“唉,你电话多少?有空咱们一起去玩吧。”
Tango:“呃! 等一下我再给你吧。”
她有点尴尬。这应该是她第一次问男人要电话号码被打枪。但没关系,很快就会有第二次的了…

到了吃饭的时候,tango要么不说话,要么就直接说黄色笑话给我,我觉得这个男的根本就很rude。但是碍于面子我还是嘻嘻哈哈的和他接着聊。到后来没有谈资了,我就说“那你给我你电话吧,有时间一起玩”,因为这样感觉亲切热络一点。没想到他说“我等一下给你”。我发誓我当时根本没有当回事,所以后来又跟他要了大概两次电话。可是他一直这样说!我认定:这个男的很奇怪,而且根本不会social的礼貌!!(因为我觉得他 should know that,as everyone does ,要电话就是一个形式,所以给我电话就好了,不用有顾虑,因为我根本不会联系他)。

后来我就一点都不想跟他再聊了。不想再继续那些没有营养的对话。

而当时,我一点都不知道ioi和打压之类的那些。(笑)

打枪……并不是女人的专利。

其实我不是不想要她的电话号码,但据我经验来说,这些号码没什么后续价值。当时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建立,要了等于白要,这种号码往往很难后续。我已经有足够的女生电话号码,不差那一个。泡高分妞 – 信迷男得救。

饭后,小金鱼不想回家,想和韩冰哥哥一起去酒吧喝一杯。我其实当时想把M送走,然后回家,因为冷爱等人在等我开会,讨论我们的培训课程和产品。但我看韩冰有点意犹未尽,想出去,继续把一下航航,我也就从了他们。等我们送了M离开后,四个人一齐坐地铁到了某个高端慢摇。同时,冷爱等人在催了我好几次之后,决定不等了,散了会。他和墨菲斯两人也约了各自的女生一起来会合我们。这时,是大概晚上11点左右。

在慢摇,韩冰请了第一轮酒。在户外的露台上,在一个大沙发的两边,韩冰锁定了航航,而我正在跟小金鱼做建立吸引的A2阶段。很不幸,小金鱼的心根本不在我这里,每次韩冰在隔壁说什么东西,她都立刻把头转过去听他的。韩大大的魅力果然没法抵挡。我当时立刻就放松了很多了,因为我直接就把小金鱼排除了在我的考虑当中,看来我真的摇动不了她对韩冰那先入为主的吸引。这时,我唯一的目标,就是要给韩冰制造多些空间,让他好去锁定航航。其实从我的心里角度来看,没有了那原来的一丝丝需求,我的game立刻就恢复到正常状态。

“要得到一个女人,你必须要承受可能会失去她的风险”;这是我常常放在心里的一句话。

当冷爱和墨菲斯到达后,我们来了一次转场。收到深蓝和青蛙的邀请,我们一起坐冷爱刚买的新A6,去Vics蹭酒喝。而墨菲斯和冷爱在Vics放下我们后,就去另外一个夜店找他们的女孩去了。全职PUA真累。

吃饭之后,我们去了那个慢摇吧,本来坐的顺序是我、韩冰、银行、tango。和韩冰聊了一下之后,我发现他有点心不在焉。后来tango从洗手间回来,韩冰就让tango坐在我身边。

……我不是很满意,因为我觉得tango不想跟我说话。但是算了就这样吧。我想来都来了,不管怎样喝一杯也是好的。不要浪费一个美好的夜晚。

因为别人都在喝东西,我就问“你们不买吗??我们也喝吧!”之类的,但是他们说“好”,却迟迟不动。我是真的很困惑+想要喝一杯,就问了大概两三次,终于韩冰去买酒了(笑)。后来我才知道,pua是不能随便给别人买酒的。哈哈哈,sorry i didnt know。

喝了酒,心情变好,就和tango聊了一下。随便说了说过去的经历之类的。他依然是不冷不热,我心里已经由反感变为困惑:这个男的很讨厌我吗?为什么?

后来Tango接到了call,我们就从慢摇吧出去去club。很好笑,电梯中碰见墨菲斯(当然了,我当时不知道这家伙是谁)。我不小心撞了他一下,于是道歉之余就和他聊了几句,他很友好很热情。我想:按理说tango也应该这样对待新朋友(也就是我),不是吗?奇怪。当时的结论是tango是个龟毛的人。哈哈哈

航航、小金鱼、韩冰、和我一起进去Vics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韩冰迷离地去哪里,剩下了我和两个女生。我违反了迷男法则,在没有建立一定的吸引力前,请了她们两个喝了一杯Long Island Ice Tea和汽水。对不起了,迷男和PUA上的弟兄们,Tango堕落了!噢……对了,她们两个现在都不是我的目标,只是我朋友的目标而已,那犯规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不能丢韩冰面子嘛。看来,事后合理化并不只是女人的专利……

之后,我把航航带到了卡座上,然后跟小金鱼一起出去跳舞。我也不知道她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也没有考虑这么多,玩得开心点就好了。做了一个Tango反手头向前牵手服从性测试,小金鱼把手放了上来,虽然不是抓得很紧,但也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两个爬到了Vics主厅的高台上,在那个技术平平的DJ面前,我们开始了一段让我们两个都没有预计到的激情快线。

我们两个的互动很好。我喜欢敢跳舞的女孩,她是一个。当我看到她那如芝麻一般大的汗珠,一粒一粒地在额头上散布着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到她 – 很性感。她好像没有用香水,但她转动时,我可以闻到她头发的香味。我贴过去,闻了一下她的头发,她楞了一下。我问她是不是用潘婷的洗发水,她说是。其实我是瞎猜的,可也不知道她是说真话,还是只是出于礼貌给我这个回应。但这重要吗?一点也不重要。

Anyway,在club。本来是我们四个一起进去,但是进到里边之后我没有找到韩冰。我就说“好热,tango我想喝一杯……”,于是他也买了饮料给我们。应该很不情愿吧,haha,sorry。我问他韩冰在哪,他说他在call他,但是过了三四分钟韩冰都没有来。

Tango带我下去玩。因为在慢摇吧喝了一杯,我比之前放松很多,于是就跟着他去了。那天人很多,很热,但是tango直接把我抱上跳舞的那个舞台!!!哈哈我不怕呀,之前留学的时候也跳过,加上酒力,就在上面和他跳。但是心里对tango的印象转好了,就是觉得有改观,这个穿正装的人居然很会玩。

没想到!!他跳舞超级棒,超级精彩!!!哇,在心里给他大加分!!!!!!!久别(大半年)夜店的我找到了当初留学时候的快乐,超级兴奋!!!因为和周围的人比,他是那种很放得开的,我喜欢!!high 5~!

后来,不记得跳了多久,回到卡座我就和他变得比以前熟悉了好多。也有我自己的心理原因吧,我自己放下了刚才的偏见和种种猜想。但是我们之间绝对没有调情的成分。我还问他怎么和帅哥搭讪,还告诉他我觉得当场哪个人很帅之类的。他也教我搭讪说“你就过去跟他这样讲……”之类的。我感觉:这样才对!出去玩我跟他应该是这种活跃的沟通。

跳了一会儿舞后,我让她跟我去Vics另外的一个小舞厅。这里人群明显偏少,而且DJ也更烂。我们在舞池过了约30秒后,我可以从她那张不能隐藏任何心里情绪的脸孔上,看到很明显的分神。我知道,我必须要立刻带她走,在她的情绪没有往下绛前带领她离开。要不是,她将会主动要求离开,而我将变得被动。

其实当晚,我在吸引阶段(A2)做得很差。DHV不到位,没有预设选择,社交认证不足,等等的问题都浮现了出来。她都没有被我吸引,我凭什么去筛选人家呢?所以,这直接引致到我无法进入A3阶段,没有办法去筛选目标。这当然可以归咎在小金鱼对韩冰的预设吸引上,可归根究底,还是一个自己准备不足的问题。

3.深入……契机……
我带小金鱼回到卡座上,跟她聊起了天,尝试去建立一些舒适感和联系感。过了一会儿,冷爱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因为音量问题,我听不清他说什么,所以把电话挂了。这时,我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性服从性测试。虽然我个人不喜欢用把妹名词,但这里还是必须要着重提一下,因为这很重要。当时,我跟小金鱼说:“我要出去给我朋友打一个电话。你可以跟我一起出去透透气。或者,坐在这里等我。”说完,我在没有等她反应的前提下,直接转身试图离开。过了一两秒,她也跟着我起来,在我后面说:“那我跟你去吧。”回头想想,其实这是一个挺重要的转折点,因为这显示出了,她对我的信任和联系感。

在门口,给冷爱打了一个一分钟的电话后,我和小金鱼就坐在门口的沙发上,聊起了她的感情状况,又聊了一下我跟我两个女朋友的相处状况。然后,我们又回到了夜店室内的舞池。在那里,韩冰走到了我们的附近,把小金鱼接了过去,跟着跳起舞来。我被排除了在外。遇到这尴尬情况,在不到5秒内,我一个人转身就回到在二楼的卡座。急冻 – 是我的专长。(在这种情况,站在那里只会降低自身价值。必须要Roll Off。)

在那里,我随便打开了一个在隔壁桌子的女生,跟她在二楼的走廊上跳起舞来。过来一会儿,小金鱼和韩冰回来了。韩冰继续去game他的目标,而小金鱼就显得有点无聊。我安置了那个刚刚认识的女生后,就坐到卡座上,跟他们互动起来,好让韩冰有多一点空间去孤立他的目标。过程当中,我用一个玻璃杯玩了一个快速反手的动作,让杯子里面的水在反转的情况下,不倒出来。小金鱼学我也尝试了一次,结果把杯子也打烂了。很好,当时看着她那尴尬的表情,真有点搞笑,但也发觉了她的可爱一面。

我和小金鱼的第一次亲吻是这样的。我们两个虽然有了很多的亲密接触,但从来没有过跨越式的kino;就是说,虽然我kino的进跃速度很快,但没有跳过任何的阶段性步骤,包括试探、推进、释放,然后再试探、推进、释放。还是那句话 – solid game。Kino这东西,从来就不应该有任何的一个重要时刻。温水煮蛙 – 是一个很好的原则。好的PUA,应该让女生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你的舌头会在她嘴里面出现。当时我们两个到了楼下,一起点了一杯很难喝的mojito。真不明白这位Vics的调酒师,是不是反映了工体的整体水平。我喝了一杯我所喝过里面,最多水的鸡尾酒。

互相交换吸了几口后,又玩了一会儿,但我明显可以感受到小金鱼的不舒适感。这种因为性拉力而造成的不舒适感,不是出于对我的抗拒,而是出于对我们那发展过快的关系的一种焦虑,一种出于害怕发生再进一步的关系的焦虑。很好,这是我们所需要的。

不久,我带她回到二楼的边上,互相站立在沙发的旁边,发了一会儿呆。或巧合或注定地,我们两同一时间回头望了对方一眼。看着她那大大的眼睛,我不由自主地往她嘴巴一亲,3秒后,推开释放。虽然有点冒险,但这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湿吻。接着,在我还没有计算出她的反应前,她竟然主动地向我又亲了几秒。出于种种不方便透露的原因 – 这是我在北京最深刻的一吻。

Tango问过我为什么会kiss back。Hmmmm,我也没有好的解释。好像在当时那个情况,那个气氛,如果太过矜持或计较,就太煞风景了。是“情势所迫”再加上情绪再加上酒精的影响。去夜店玩,不是就寻求那种high那种不顾一切的快感吗。我觉得在夜店的感情和行为都不能太认真太追究。随着感觉就好。而且,之前知道了tango也应该是这种放得开、看得开的人,所以……

不知道是双方刻意地要把这种不舒适感觉释放出来,还是出于对那急剧转变的关系的犹豫,在接下来那半小时,我们没有再进一步的互动。

这天晚上充满了推拉、挪进、释放。做得最好的一点是,有效地利用了冷爱那突然其来的电话作为契机,做了一次很好的服从性测试。而冷冻也做得十分坚决,没有一丝毫的拖泥带水。而做得不好的地方是,我利用了情绪去K-Close,而不是慢慢地用吸引和舒适感去K-Close。这有点作弊的感觉,容易引起事后反悔现象。

等其他朋友都离开后,我和小金鱼两人靠在沙发上,聊起了天来。这是一个用来建立联系感的好时机。我们相继聊了一些个人感情问题、过去的成长经历、对将来的计划和打算、还有梦想等等。到这时我才发现,外表看上去非常时尚的她,原来并不是一个只有外表的空壳。小金鱼原来是北京某个名牌大学的日语系学生,可以讲一口流利的日语和英语,而且还被学校送出去日本交流过一年。对于她的日文水平,我这个外行人就不评论了;但与很多只会看和写的小海龟不同,她的英文口语水平也很高,语言实用性也相当强。突然间,我对这个小女生的定位被转变了。我喜欢这样漂亮、时尚、而且还聪明的女人。

在这过程中,我让她把高跟鞋脱下来,把腿轻松地放在桌面上。同时,我也这样做,让彼此都舒服一点。接下来的对话,其实内容都不太重要了,只不过是给我一个合理的桥梁去继续推进而已。并排而坐的我们,接着顺势互相依靠在一起。最后,我直接转身骑到她的大腿上,慢慢地亲热了起来。接下来的内容,就是很顺利成章的了,亲亲抱抱之类的,省下几百字……

个人感觉这个过程虽然顺利,但其实,意义不大。因为这种闪光点,在别人的眼里,其实已经可以写个什么《3小时K-Close高分女》之类的帖子,但对于清醒一点的朋友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很容易被事后反悔的案例。像这种情况,要是不在当晚势如破竹的推进到底,除非运气好,往往后续过程很难,有很多潜在的后续问题。可不管如何,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对小金鱼有实质的兴趣和需求感。这样美丽与智慧兼备的女性,其实就是我一向喜欢的类型。

4.小结…
这晚的结尾是这样的。首先,我向小金鱼的闺蜜航航在私下聊天的时候,直接地表示了有意想和小金鱼再进一步交往的兴趣。做这事的出发点是,我哪怕今晚得不到小金鱼的认同,也必需先要得到她闺蜜的认同。这很重要!我看得出,她们两人的关系并非一般朋友,而是天天在一起的室友加闺蜜。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航航不认同我这个人,后果可以很严重。打一根预防针,是很必须的。之后,我和韩冰送了她们两个上计程车,然后各自回家。

这里其实发生了一件极端有趣的小插曲,但也是我和小金鱼在一起之后才知道的事情。当晚等我们都散了后,我发了一个典型的‘我喜欢这样有惊喜的生活’短信给小金鱼,而韩冰也发了一个同样的短信给航航!两个女生回到宿舍,在前后几分钟内收到两个同样的短信……这……有点雷!

我觉得,老实说,虽然tango以及我朋友都跟我讲过他想要“进一步了解,慢慢发展”,但是那天我真的不觉得他说的那些是真心话。我当时想,tango应该是觉得和我一起玩很high,所以很快一定会再约我。但是仅限于一起去玩,进一步的亲密关系都不一定会有。至于双方认真的了解对方、发展关系,我真的没想过。因为,我觉得那只是他情绪到了才说的话,不能算数。呵呵,我当时是喝了点,但是这个意识还清醒。夜店嘛,又是初次见面,你会认真?!



5.再次见面前的铺排……
第二次的见面,是十分有趣和充满激情的互动。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在当天中午的时候,为免过于唐突,发了一个试探性的短信给小金鱼,看看她晚上的安排。发现她应该没什么事情做,然后我就邀请她一起晚上出去。除了小金鱼外,我同时也约了另外3组女孩,加上一些朋友,应该有8到10个女生左右。出于种种原因,这是我一向的做法,因为这样更经济和更有效率。我不喜欢一个一个地约出来,因为那会把我处于一个不是这么有利的位置。

当天晚上,我最关键的僚机,是我那个刚巧来北京旅游的表妹。她知道我们的PUA背景。晚上出门前,我要她帮我一个忙,做两件事情。我让她,在跟那几个女生在交流时,主动帮我讲一些好话。内容并不是什么DHV材料,只是一些加入人性元素的对话,说我其实不是像我外表那么花心,等等。原因是,我在她们眼中,其实已经不需要DHV了,但是因为每次出去都是跟一大群不同的女生,她们觉得我是一个花花公子。我需要先修补一下这种可能会转变成过度筛选(over-qualifying)的情况。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特殊的任务交给我表妹。我让她跟小金鱼说:“我表哥家离这里很近,有两间房,要是晚上玩得太晚,你可以跟我睡我的房间。”

说这句话的原因,就不需要解释了吧?

听到他表妹跟我说这句话,我才意识到!“难道这男的对我有兴趣??”……从那以后,我开始用不一样的视角来看tango。对他等一下的举动,也有了不同的理解。对于tango来说,game可能一早就开始了。而对于我,game从那一刻才开始。我觉得呢,对女生来讲,在她意识到你喜欢她之前,你的game应该都是无效的……因为她不会想到那方面去,也不会用hitting on的模式去解读你的手法。至少我是这样。(Tango补一句:哈哈,这叫做‘无兴趣指标’,好不好? 我把你,当然不会让你觉得我在把你。要不,一开始表明了动机,时间和空间就会对我非常不利了,更别说再次约会。)

6.三天后的第二次见面…
当晚,墨菲斯、表妹、和我一起开车去北外接小金鱼。这是我在中午跟她电话联系时,答应了的承诺。到了学校门口的时候,我找了一个在树丛边上的报刊亭躲了起来,然后等她出来。当小金鱼出来后,她站在学校门口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我在电话上很着急地跟她说:“对不起,我们刚刚经过北三环的时候,路况有点塞,所以我们自己先直接去了。不如你自己打个车过来吧。我们在那里等你。”电话里面,有那么几秒的无声。我在暗角里看着她的反应。她…有点雷。然后电话里传出:“吖……这样啊……”这一幕,真的非常搞笑。过了大概十秒后,我慢慢地,走过去。小金鱼一看到我,那种表情我真的不懂得怎么样去形容。她有点生气,但又有点惊又有点喜。情绪…情绪…情绪,这不就是我要的效果吗?

哈哈,这招真的很厉害!!!!!!但是你这混蛋的确很贱……
当时看见他都开心死了。我记得他笑着走过来,走向不知所措的我,然后他拥抱了我一下。Hmmmmmm情绪迅速升温!!

我们虽然上一次见面时已经很亲热了,但是在车上,我对她没有任何的过份表现。我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她有一种刻意保持的距离感。这,很正常。后续 – 和打电子游戏不同,你不能指望一见到目标,就从上次见面结束时的存档接玩下去。你,需要从新预热。

到了一个小酒吧后,另外的男女朋友都陆续到达。此时,可能有点和小金鱼的预期有点出入,我们的男女比例是3比8。我真的很好奇,这时候,她的想法是怎么样的。在这小酒吧那短暂逗留的过程当中,我主要和另外的女生聊天和逗笑。其实她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很好很乖的一群女孩子。后来,一个在我们对面的老外两男组,在看到我们拍照片的时候,其中一个从夏威夷来的AFC,主动要求帮我们拍一些照片。不是我瞧不起人或者什么的,但他真的是一个典型的AFC,你看下去就会知道的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这个AFC就主动用英文问我,他说他很好奇,想知道我是怎么认识这些女孩子的。然后,他说想请我们桌子喝一瓶香槟,大家交个朋友。我跟他说,没这个必要,这些女孩都不喝酒。(注:这是一个在三里屯某高级酒店内的高级慢摇,一瓶香槟应该在一千元左右。)以我一向喜欢分享的作风,我跟他说了一些迷男方法和把妹的相关内容。他说了一些他自以为是DHV的东西,比如自己在美国的生活很不错,有游艇之类的东西,其实就是想对我证明自己。显示价值的最佳方法,并不是去刻意地显示你的价值,而是自信地显示出除了外在价值以外的一切非物资价值。

7.一段小插曲…
虽然我觉得这个AFC对自己的炫耀让我感到他这个人有点无聊,但出于社交友善,我还是想主动介绍一些朋友给他们认识。我让小金鱼过来,跟她说这个男的是从夏威夷来的,也懂一些日语。小金鱼过来后,我把双腿打开,主动示意让她坐在我双腿中间。可是!这小混蛋并没有服从我的示意。在回避了两下后,她坐到我隔壁去跟那个男的讲话。那个AFC,对小金鱼表现出很大的兴趣。这时,他们两个不知道聊什么,完全把我晾了在一边,没有给我最基本的尊重。虽然我并不是十分生气,但我也需要在态度上表明,我并不接受别人对我的次等行为。

小金鱼对我的轻蔑的态度,加上那个男AFC那精虫上脑的行为,在他们聊天之后的几秒钟内,我选择了离开他们这个两人小组,去跟另外的一个女生讲话。我知道,我要是留在小金鱼背后等他们讲话的话,别说我把千千万万的PUA兄弟和迷男的脸都丢光了,我自己也接受不了这种屈辱。我心里有点很不舒服的感觉,在想:“我,需要立刻把妹!”

哈哈哈我不知道tango当时是这样想的……也不知道他逻辑中的“社交规则”。不好意思。其实当时我有点不高兴,因为既然他表妹的话表示出他对我有兴趣,他又为什么介绍我给别人认识?我的心情是惊讶+赌气。又加上那个老外刚好会日语,我想跟他谈得开心点又怎样?反正是tango你把我推到他那里去的啊。我不示弱!!

主动出击在目标面前把妹,就是最好的打压。

那个男的见我这样沉默地离开,也明白了自己有点儿没有礼貌,主动大声跟我说,请我回去坐下喝一杯。我装听不到,没有理会他。因为,我回去的话,会显得我很傻。我不怪他,因为他是一个典型的AFC,见到美女就有点脑残。可是,我不能接受自己带去玩的女孩对我这样做。因为,我是Tango。

我和另外的一个女孩开始聊天,很认真地用一连串的惯例去game她。认识我的人知道,我平常十分少用惯例,除了在某一些特定的情况下。这…属于一个特定的情况。

在我丢出一堆惯例后,这女生给了我一些比较明显的ioi。小金鱼,在我们的桌子对面,是可以看到一切的。在我和那个女生聊天的时候,我和小金鱼有过那一刹那的眼神接触。在我和那个女生接下来的对话过程中,我尝试去把自己那有点上火的心冷静下来,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去主导自己的行为。我想,没关系,我现在还有另外三组目标可以让我推进。

可是,我知道自己有点反常。我极少,会因为女人吃醋。但这次,我感到酸味了。可能,我喜欢她。

真命,对PUA来说,就是一个考试。

过了一会儿,小金鱼可能意识到我的态度转变,或出于不明原因,又主动地坐到我的右方。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我没有跟她有过任何的交流。这就是传说中的极度冷冻。

我…也不想要这样…

Well……我坐回他身边,其实我是明白他在赌气的。而且当时我自顾自的认为tango的目标是我(哈哈),所以他和那个女孩聊天我根本没有多想。别以为你是把妹达人就了不起。其实他一句话也不和我讲,如此反常,让我明白了他是在赌气。但是这样也好。因为如果他冷淡的跟我说一两句,或者满不在乎的问我刚刚和老外在聊什么,会让我很介意很介意。在等一下的交往中,这会是一个障碍,因为我将一直处于冷战中的状态。哈哈女生很要面子,很麻烦对吗?

过了一会儿,另外一个之前认识的女孩打电话给我,让我去门口接她进来。人齐后,我们转场到了另外一个夜店。这个夜店能量比较高,我们一群十五人左右来到一个大卡座后,各自去玩自己的了。这时,我和小金鱼和那个刚刚接来的女生三个坐下,喝了一点橘子水。这是我们在过去半小时里面的第一次互动。过了冰点后,剩下的时间,温度就只有向上的空间。这是冷冻可以带给你最理想的结果。

大家坐下之后,tango向我使了一个眼色叫我跟他走。哇,我知道we will start it right now!!!! How excited, 有一种探险的快感。

要得到目标,你必须接受有可能失去她的风险。

8.升温…Closing
小金鱼和我丢下了那个刚来的女孩,两人去了舞池里。这么没礼貌和有违社交规矩的事情,我极少做。但这次我还是做了。原因是,我觉得我很喜欢小金鱼;哪怕是,我将得罪其他女人。

我不敢说她是我的真命,但我是从心底里,喜欢这个女孩的。

我们两个在舞池里,没有跳舞,只是互相抱在一起,头顶着头。没说什么话,因为我觉得我们之间,第一次有了一种联系感,而言语上的沟通,已经不够用了。

我们第一次在没有酒精的影响下亲吻。

<3 <3 <3

感情就如探戈:热情和冷静之间,往往只有一步之遥。

在剩下的晚上,我没有再用什么把妹方法;再没有什么打压、推拉、冷冻、DHV、等等的技巧。不过!在显示了一切高价值、预设选择、等等的先期吸引元素后,你可以做一个快乐的AFC,其实这也是一种把妹思路。剩下的,只是随感觉而行的快感。我们抱在沙发上,不顾旁人地亲热;我跟她说,我感觉好像回到了高中。我们到附近的小贩那里买雪糕吃,互相喂对方。她像女主人一样,帮我照顾一些我喝醉的女性朋友,帮我和别的女孩聊天,帮我做本来是应该让我来做的事情。

等我们的朋友都离开后,小金鱼、表妹、和我三个回到家。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拆弹成功,还是什么无从解释的原因,小金鱼没有任何的ASD或LMR。之后,就有了文章开始的那一幕。

Solid Game(迷男所说,建立在理论和经验上的PUA方法),是你手足无措的时候,唯一的绳索,唯一的依靠。

9.揭示…..把妹达人……
很多把妹的朋友认为,把妹达人的最终受益者,是使用者本身。这观点是错的。当然,我会给你一个原因。

在我看来,PUA是一样工具。就如刀或者火一样,可以带给你方便,也可以作恶。对与错,并不适用于评价这工具的本身。它,只不过是一个媒体。而使用者的出发点和动机,才是对与错的责任主体。

在我看来,真正的PUA并不多。因为,一个PUA需要有一种对人性的深入了解。这包括,对自己的了解。现实是荒唐的,很多人往往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灵魂需求。所以,从理论上来说,以性为最终目的的PUA,并不存在!因为,真正PUA必须从建立生活模式为终极目标;而性只不过是这路上的惊喜或恶梦,并不能是目的的本身。

回到那个问题,那么谁是最终受益者呢?在我看来,是女性。

我曾经跟很多人提过把妹达人。他们有男有女。我想不起有多少个女性跟我反映出对把妹达人的反感;可相反,对PUA有疑惑或反感的男性却有无数,哪怕是有些已经学习了PUA一段时间的男人。我不知道这些男性的抗拒观点,是出于缺乏实践的主观看法,还是出于要站在道德观点的动机。可是,我可以用第一人称来跟你说:PUA并不可怕;女孩并不对正确的把妹行为有太多的反感;而往往,最大的心魔是你自己。

学习把妹的路,是孤单的,虽然在路上你会有很多短暂的惊喜。可是,这路值得你走。因为,只要你走对了,那是一条可以通往幸福的路。

现在我在tango的电脑上打这篇文章……怎么会发展到这步?想想都觉得很戏剧化。想到自己从头到尾是被设计了,我很不爽。但是,反过来想想,如果不是被设计,如果没有“PUA”这整个理论,可能我和tango根本除了第一天见面不会有任何联系。而第一天见面也只会结束于平淡的吃饭无关痛痒的交谈……well,人生确实需要“有惊喜的生活”……我对“PUA”的认识是在矛盾中发展曲折中前进吧。因为“PUA”的两面性,我的态度排斥和支持都有。但是它的存在,PUA的存在的的确确让我的生活变得精彩,而且有意义,这个不能否认。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欢迎光临